早晨的曙光從帳篷透進來,照射在我的臉上,我緩緩睜開雙眸,想起昨晚被維達趕進來睡覺,結果仍是徹夜無眠。 

到底是做了什麼噩夢我想不起來,應該說,不願回想。我好怕,怕自己回想起噩夢後,身子會承受不住那樣的衝擊。 

我撐起身子坐起來,轉頭看向一旁的雪菈。昨天的旅途真的累到她了,所以維達並沒有過來叫她起來守夜。想到這,我不免有些忌妒,維達的體貼全用在她身上,根本沒分一些給我。 

之前早就覺得他們兩人之間的關係很不尋常,但雪菈沒說,我就不會問,因為這是屬於她的隱私。從小,我們就達成一個共識,只要觸碰到對方隱私的底線,我們就不會去過問。 

我拉了下她的毯子,她舒服的翻了個身,又沉沉睡去。我輕笑了聲,然後走出帳篷,剛好看見亞戴爾躺在地上熟睡著,我蹲下來幫他蓋好毛毯。 

至於維達……我側頭看著他,他正盤腿坐在亞戴爾旁邊,單手撐著頭休息,一副隨時都有可能一頭撞地的蠢樣。

我忍不住笑了,然後若無其事的起身離開,往湖邊走去。昨天對我那麼不客氣,我也不需要對他好吧? 

清晨的湖水如同明鏡一般,森林的倒影清澈的呈現在湖面上;朝陽照射在上頭,閃耀著點點金光;碧綠的湖水隨風飄動,風景美不勝收。我在湖畔繞了一下,一陣和風吹來,揚起我沒有綁起的長髮。 

「早安呀,露西亞小姐。」我回過頭,看見琥珀正穿過樹林向我走來。 

我對他笑了笑,順了一下被風吹亂的頭髮:「早,想不到琥珀你也會那麼早起。」 

「沒什麼,我通常都在這時起床。」他不可見的輕笑一聲,然後來到我的身邊,替我梳起長髮。 

很好,非常好,現在除了亞戴爾,又多了一個手很自動的傢伙,而那傢伙名為琥珀的青年!你們到底是為什麼那麼喜歡碰我頭髮啊? 

「剛剛的風景很漂亮。」他俐落的替我幫好馬尾,在我耳邊輕聲道。 

我不了解他話中的意思,疑惑的回頭,他只是對我露出溫和的微笑:「也差不多該回去了,其他人大概都醒了吧。」 

接下來,我和琥珀並肩並行,一起走回營地。路途中,我開口問:「對了,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我記得我昨天並沒有告訴你啊。」 

「喔,那個啊……」他不好意思地搔了搔臉,說:「昨天亞戴爾告訴我的,他向我提了關於妳的不少事情,神情似乎蠻幸福的。」 

「因為我們是同一個小隊的夥伴,他提到我的事情也很自然。」 

……是我的錯覺嗎?我好像看見琥珀的嘴角抽蓄了一下,給人有一種很無力的感覺……我剛剛有說錯什麼話嗎?

  

琥珀說的沒錯,當我們回到營區時,亞戴爾他們早起來了,但遲遲沒看見雪菈的身影。 

「雪菈還在睡嗎?」我在進帳篷查看前,輕聲詢問。

「才沒有咧,我剛剛去洗臉啦。」她不得從哪蹦出來抱住我,著實把我嚇了一大跳。 

為達見她回來了,把我推給亞戴爾後,逕自拉著她坐下,要她吃些東西補充體力。看到這景象,看著兩人的互動,我雖然臉上仍帶著笑容,但內心卻不知為何感到一陣空虛和羨慕。 

琥珀坐到他們面前,笑著說:「你們感情好好。」 

「我是她的副隊長,不照顧她要顧誰?拖油瓶嗎?我可不記得我的隊長有交代我要顧好她,反正拖油瓶是亞戴爾的責任,不關我的事。」冷冷的翻白眼,維達沒好氣的回。 

這個死維達,不說一句諷刺我的話是會死喔? 

我接過雪菈遞給我的乾糧,一個人被晾在一旁悶悶的啃著。亞戴爾拍拍我的肩膀要我別在意,然後開始說明起任務分配的內容。等確定所有人都準備好後,我再次面臨是否和亞戴爾共騎的抉擇,雪菈到沒什麼問題,因為她早被維達給抱了過去。 

「那個……我和琥珀用走的就好了。」我笑了笑,但馬上就被兩個男人持反對票,將我的意見駁回。 

「不需要,女孩子別用走的,上去。」琥珀推了下他的眼鏡,面無表情地將我抱給亞戴爾,他也十分「自動」的接過我,繼續昨天的方式──讓我坐在他懷中,不過換成側坐的方式,所以現在視線所及的是維達與雪菈共騎的馬匹。 

我嘆了一口氣,看來是反對不了了,只好順從。但才剛啟程沒多久,我便感到昏昏欲睡,眼皮也愈來愈沉重,靠上亞戴爾的胸膛,直接進入夢鄉。 

我就說嘛!不管我昨天有沒有睡,我一定會在亞戴爾懷中睡著! 

(第三人稱視角) 

亞戴爾感到胸膛沉甸甸的,低頭一望,不禁苦笑,露琋亞再次在他的懷中陷入熟睡。稍微收緊雙臂,免得懷中的少女摔下馬──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不是吧?又睡著了?她的體力也太差了吧?真不懂亞戴爾你為什麼會喜歡這種女孩子。」維達見狀,臉上頓時出現嫌惡與鄙視的神情。 

「不會啊,很可愛。」所謂情人眼裡出西施,亞戴爾正是呈現這句話的意思的最佳人選。 

維達無言了會,正想出聲叫醒露琋亞,雪菈卻急忙阻止:「別叫醒她,讓她睡。」 

看見三人疑惑的神色,她繼續說:「她最近睡眠的狀況很不好,雖然她嘴上不說,但我察覺得到。這幾天露琋亞恐怕是一夜無眠,昨晚也是,雖然很渾沌,但我還是勉強感覺的到她根本沒睡。所以就讓她暫時休息一下,別吵她了。」 

聽見雪菈的解釋,其他二人了解似的點了點頭。反倒是琥珀,他沉思了下,然後看向熟睡的露琋亞,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大約走了半天,五個人終於抵達目的地。亞戴爾輕聲喚醒懷中的少女,露琋亞昏沉的醒來,這才發現自己竟又在他的懷中睡著。 

「對、對不起……」她紅著臉道歉,心裡十分過意不去。 

「沒關係,精神養好就好。」他對她露出慣有的溫和微笑,靈巧的躍下馬,伸出手將還在馬背上的露琋亞抱下來。

將馬交給恃童帶去馬廄,維達嘲諷她幾句:「妳這拖油瓶的功力可真厲害,竟可以在男人的懷中睡那麼熟。」 

聽見他的話,露琋亞想辦法壓下心頭的怒氣,四處張望一下藉以轉移注意力,這才發現五人中少了一人:「琥珀呢?」 

「他去登記房間了。」雪菈突然出現抱住她,害她再次被嚇了一跳:「先去換衣服吧,穿這樣不好調查。」語畢,拉了露琋亞便火速離開,留下兩個男人面面相覷。 

露琋亞在房間迅速換上平常的長裙,並將束起的馬尾拆下來,稍微撥了撥長髮,便在一旁等待好友換裝完畢。不到十五分鐘,兩位容貌清秀的美麗少女便出現在旅店門口,副隊長們早在不遠處等候多時。

「我大概問了一下,但這附近的居民都說孩子們進入森林後就都沒再出來了。」琥珀小跑步過來,先前因聽到任務內容而決定助他們一臂之力的他,因有著會使用魔法的能力,而使得四人點頭答應他的幫忙。 

亞戴爾聽完他的敘述,眉頭再次皺了起來:「但好端端的孩子又怎麼會突然進入森林呢?」 

他的問題令所有人一愣,不過一到尖銳的呼救聲打斷所有人的思緒。露琋亞的反應最快,連忙朝聲音的方向趕去。到達時,看見的畫面卻讓她愣在原地──五、六個大男孩竟拿著木棍猛打一名可憐的小女生! 

幾個人隨後跟上,也是被眼前的情況嚇得目瞪口呆。露琋亞逕自上前,什麼話也不說,抬手就是一個足以昏死半天的手刀。不用多久,打人的男孩們一個接一個倒下,她跨過那堆「屍體」,在小女孩面前蹲下。 

女孩緩緩抬頭,對上的是那甜美的笑容,當下想也不想,直接撲進露琋亞的懷中大哭特哭。 

她輕拍著女孩的頭,一把抱起她走回同伴的身邊,雪菈連忙上前察看她的傷勢,看到她渾身都是瘀青時,內心大為光火。 

已經由大哭轉為低泣的小女孩死死抓著露琋亞的衣服,一副「除了她,誰也不准碰我」的意思,對剩下的四人充滿濃濃的戒心。 

「不用怕,他們都不是壞人,姊姊會保護妳。」看這只有年約七、八歲的孩子怕成這樣,露琋亞不禁感到一陣心疼。 

小女孩抬頭望向露琋亞,她有著一雙美麗的淡紫色眼瞳,露琋亞只是笑著抹去她的淚珠:「別哭了呦,姊姊說到做到,妳叫什麼名字?」 

「我、我叫紫蘭,大姊姊可以救回我妹妹嗎?」紫蘭眨著雙眸,語氣充斥著期盼。 

對於她的問題,露琋亞感到十分意外,繼續追問:「妳妹妹怎麼了嗎?」 

「不知道,她也是進入森林就沒回來了。」 

似乎是聞到線索的味道,維達急忙湊上前,低吼:「這話是怎麼一回事?妳再說清楚一點!」 

被他的樣子嚇到了,紫蘭埋進露琋亞的胸前不願再說話。琥珀扶額嘆息了一聲,抬腳就將維達踹倒一旁,然後握住紫蘭的小手:「大哥哥只是想了解事情的經過,才好救出妳妹妹和其他孩子,可以告訴我們嗎?」 

她再次抬頭,看見眼前男子溫和的微笑,確定沒危險後才開口:「那一天,我和妹妹碰巧在森林邊散步,突然她就放開我的手,頭也不回地走進森林。我叫了她好多聲,但她都沒反應,我想找人救我妹妹,但根本沒人相信我說的。剛剛的那群人也是因為不相信,才會打我,要我別胡言亂語。但我說的明明都是實話啊,你們會幫我救回我妹妹對吧?」 

亞戴爾聽完沉思了下,開口:「還是很模糊,有沒有更確切的情形?例如妳妹妹當時有發什麼異狀?」 

紫蘭偏了偏頭,努力回想當天的情形:「好像有一個光點在指引我妹妹。」 

眾人沉默了,露琋亞沉著臉思考了許久,突然笑出聲:「我知道了。」 

對她突如其來的反應,所有人轉頭看著她,她只是摸了摸女孩的頭,然後用堅定的目光看著眾人。 

「這次,就由我和雪菈來當誘餌。」 

〜〜〜〜〜〜〜〜〜〜

抱歉最近晚更了啊!

因為這幾天有事沒辦法用電腦

昨天又來不及打完

讓大大們等很久抱歉了!(我絕不承認我是懶的血手稿所以沒更文!)

總之

趕緊放上來了唄!

小湯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