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菈,我可以再問妳一次嗎?」 

「可以呀!妳想問多少次都行!」 

「妳說那晚舞會結束後,你們發現我和綠葉在露天陽台兩人抱在一起睡覺?我還坐在他腿上?」 

「是啊!太陽看到臉都全黑了呢!」 

……我的光明神啊!我以後沒臉面對綠葉了! 

我整個人趴在桌上,將臉埋進雙臂中,餐桌上還多了一攤疑似我的眼淚的液體。 

「沒那麼誇張吧?」雪菈看我劇烈的反應,有些好笑的說。 

「是啊是不嚴重,但被太陽知道事情就大條了。」我抬起頭,訕訕然的說,已經有點自暴自棄:「昨晚我在他房間改公文,他的眼神有夠恐怖!害我整晚改的心驚膽顫!」 

雪菈無奈的看著我搖搖頭,我再次埋進雙臂中。這時,聽到了不遠處有叫喚她的聲音傳來。 

她端起吃完的餐盤,離去前拍了拍我的肩膀:「大概是維達在叫我了,先走嘍!妳好好加油吧。」 

加油什麼……我連吐槽的力氣都沒了,只是無力的舉了下手要她趕快離開。但沒多久,我聽到自己對面發出拉開椅子,放下餐具的金屬撞擊聲。原以為是雪菈回來,正想問她為什麼又回來,卻發現眼前的人是我現在最不想見到的人──綠葉騎士長。 

想起舞會的事,我瞬間爆紅了臉,慌忙的低下頭。他只是笑了笑:「哭過了,心情有好一點嗎?」 

對喔……我想起來那一晚綠葉他救了我,我還被嚇到癱軟在地上,甚至窩在他懷中大哭……媽啊!好丟臉!我的臉又更紅了。 

我像他點點頭,用只有我們兩個人聽的到的聲音說:「謝謝你沒把我哭的事告訴其他人。」 

不管是我哭了,還是伊爾長得和我哥一樣,這些都不能讓其他人知道,我不想要再讓別人為我擔心了。尤其是雪菈,這十八年以來,她替我擔心的是夠多了。 

「這沒什麼。」綠葉對我淡淡一笑,開始吃起他的午餐。 

「那個……還有啊,關於那晚我和伊爾爵士的互動,也暫時別讓其他人知道好嗎?尤其是隊長和雪菈。」 

綠葉盯了我好久,久到我差點認為他不答應時,他才笑著對我說:「我知道了,這就當我們之間的小秘密。」 

忽然,我的面前出現一帶貌似餅該的東西,我疑惑的抬頭,寒冰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旁邊。糟糕,剛剛和綠葉的對話他應該沒有聽到吧? 

「吃吃看。」寒冰拉開綠葉身旁的椅子,坐下後一臉認真的盯著我瞧。 

我伸手拿出一片一口咬下……唔,好甜!對我來說,這甜度太甜了。

「甜,不甜,太甜?」問這話的意思是要幫我做甜點嗎?那我當然再樂意不過啦!他做的甜點可是世上最好吃的! 

「有點太甜了,我習慣吃那種苦中帶甜的甜點。」我苦笑著回答。 

他點點頭,拿出一本小冊子在上面寫「露琋亞,偏苦的口味」,我還瞄到雪菈的,看來她也被問過了呢。 

「不好意思,我有事要去找教皇一下,若是我隊長或亞戴爾找我,幫我說一下我人在教皇那邊,謝謝。」我站起身,匆匆向兩位騎士長交代完後,便一路往教皇的書房跑去。

  

來到書房的門前,確定沒人看見後,我才深吸一口氣,敲響教皇書房的房門。沒多久,我便聽到裡頭傳出「進來」的聲音。 

我輕輕推開房門,教皇見進來的事我蠻驚訝的,不過他馬上就恢復原狀,對我露出微笑。 

「怎麼來了?沒找雪菈一起?」他走下書桌,向我招招手,要我過去他對面的沙發坐。 

我照著他的話坐過去,他順手倒了一杯紅茶給我:「太陽不教妳治癒術了?」 

「他不教我的話大概會被審判拖進審判所吧?」我苦笑了下,之前教皇說想親自教我們使用聖光能力,偏偏太陽跑來搗亂,說什麼他的神術比教皇還好,我的治癒術應該由他來教。 

誰教我我是無所謂啦,不過教皇倒是挺堅持要由他來教。為此,他們整整吵了一星期,最後還是由十二聖騎士出面阻止,才平息這一場很可能成為史上第一場「太陽騎士與教皇廝殺」的鬧劇。 

「今天露琋亞來這是想請教皇陛下幫我一個忙。」我啜飲一口紅茶後,才說出來這的目的。 

他露出疑惑的表情,我放在大腿上的手正用別人不易察覺的方式,微微顫抖著。我花了一對時間才平復自己的心情,開口:「可否請您幫我暗地調查一下伊爾爵士的身分嗎?」 

似乎是被我的請求嚇到了,教皇愣了好一陣子才說:「為什麼?為什麼想調查他呢?」 

我咬了咬牙,猶豫著該不該說出:「……今天的事,請您答應我別告訴任何人。」 

見他馬上點頭答應,我才開口:「那位伊爾爵士,我懷疑他不是這世界的人,因為他有著與我哥哥一模一樣的容顏,我很擔心。」 

此話一出,我們沉默了。教皇一臉震驚的看著我,我則緊緊握著拳頭,騎士服的裙子被我捏皺了好一大半。 

「……我知道了,我會幫妳查。」教皇打破沉默:「不過,有件事我一直很在意,那就是妳那天失控,必須由雪菈阻止的那件事,那一天,妳究竟回想起什麼?」 

看著教皇,他給我有一種回到家,看見慈祥父親的感覺,使我輕易卸下心防:「也沒什麼,只是想起之前在原世界的事。那時候,雪菈她發生了一些事情,我幫她全擋了下來。結果我哥哥似乎很不贊同,想盡辦法報復雪菈,甚至做出危及她性命的事。」 

聽完我的解釋後,教皇端起他的紅茶喝了一口:「看得出來妳很討厭妳哥哥。」 

我「咦」了一聲,他露出微笑:「因為妳在訴說這對過去的時候,表情是很憎惡的。」 

我摸了摸自己的臉,剛剛……我的表情已經說出一切了? 

老實說吧,剛剛所說的那對過去我根本不敢回想,因為不只是對我,對雪菈也一樣,傷害實在太大了…… 

那一天不曉得發生什麼事,雪菈被一群小五的學長姐欺負,我急忙跑過去搭救。但接下來的事我卻全不記得了,只記得自己昏過去,在雪菈的腿上醒過來,身邊欺負她的人早已消失不見。 

我問雪菈怎麼了,她只是笑笑地回我沒事。 

從那時候開始,雪菈的身邊常常出現一堆莫名的意外,有一次甚至差點奪走她的生命。我查出幕後黑手是我哥哥時,震驚到不行,當天晚上和他大吵一架。 

「就說不是她的錯了!哥哥你還想怎樣?」 

「不是她的錯?要不是她,妳今天會遭到這種待遇嗎?!」 

「你到底在執著什麼?為什麼非得把她說那麼難聽?我拜託哥哥,停手吧!」 

「我不會停手!我一定要她嚐嚐妳所受到的羞辱!」 

「那些我很樂意替她扛下來!拜託你別煩我們了行不行?!你這樣子真的讓我很厭煩欸!我不再是當年無知的小女孩了!別管我了行嗎?!」

「好啊!既然妳決定如此,那我們永遠不再是兄妹!」 

也因為如此,表面上我們還是兄妹,但這「關係」,早已變得有名無實。 

看我一直沉默不語,教皇上前拍拍我的頭:「這不是妳的錯,過去的事就過去了,忘了它吧!沒必要因為這件事一直束縛著自己。」 

我愣了一下,然後露出微笑:「這麼說也是,總之,謝謝您願意訂我的請求。我也該走了,要不然隊長找不到我又要發飆了。」 

教皇隨意點了點頭,在離去前,我隱約對他說了一句話,在他還沒反應過來時,也不管他有沒有聽到,就這麼離開了。 

不過,在關門前我似乎聽到他說:「哎呀,真是個不坦率的小鬼呢,呵呵。」 

〜〜〜〜〜〜〜〜〜〜

大大們有猜到露露最後說了什麼嗎?

應該不難猜吧?

提示一下喔!

和大家常說的話有關〜

猜中的湯湯隨妳們點文當番外〜

是寫露露和十二聖騎的配對吧?

還是想看雪菈的?

哎呀不管啦!趕快來猜吧!猜中名額只限定三名喔!

只要猜中,湯湯就隨妳們點〜

小湯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