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細箭射進紅心標靶,我將一直舉著弓的手放下,射了一個多小時也有點累了。這段時間綠葉一直陪在我身旁,偶爾提醒我姿勢哪裡不正,不用聽到太陽那堆光明神廢話我好感動! 

「累了嗎?」看我放下弓,綠葉笑著問。 

「有一點……」我不好意思的笑了下,綠葉不怎麼介意,只是上前摸摸我的頭……你把我當小朋友看待? 

他拉著我坐在草皮上:「妳們真的是從異世界來的?」 

我正要回答,便看見亞戴爾匆忙的跑向我們,神情似乎還很緊張:「隊長要你們現在立刻前往會議室,雪菈小姐已經在那了。」 

是什麼事情嚴重需要如此緊急召集十二聖騎士?連我和雪菈都被集合?我和綠葉對望一眼後,一起前往目的地。 

 

「你在開玩笑對吧?」雪菈雙手撐在桌上,不敢置信的瞪著太陽,我則進入呆滯狀態。 

「妳先別激動,我們也沒辦法啊,是真的推不掉。」似乎是雪菈的臉色不太好,堅石急忙跳出來安撫。 

聽說最近從遠方來了一名貴族要晉見國王陛下,名字好像叫做伊爾。不曉得他做了什麼,總之國王陛下──我指大王子殿下,不是肥豬王──要為他辦一場晚宴,所以邀請了光明神殿的十二聖騎士。 

不知道他是從哪得知我和雪菈的消息,他不只向國王陛下說了有關我們的事情,甚至提出想見見我們兩個女生的請求。 

這場晚宴,不只是十二聖騎,我和雪菈也必須出席參加。以上為我剛進會議室便得知的勁爆消息,同時也是造成我大腦停擺的主要原因。 

想當然爾,神殿哪會讓我們兩個「身分特殊」的女孩子過去?所以派擅長外交的暴風和堅石去說服國王陛下。但伊爾似乎十分堅持自己的要求,再加上國王陛下似乎也想見見我們,兩位十二聖騎士只能無功而返。 

伊爾?他誰啊?為甚麼這麼堅持要見我?重點是他怎麼會得知我和雪菈不是這世界的人?消息不是都被太陽和教皇鎖住、壓下來了嗎?那他究竟是靠什麼管道知道的? 

我托著下巴思考,暴風突然開口,語氣有點類似質問:「露琋亞,那位爵士口口聲聲說一定要見到妳,難道妳跟他認識?」 

「不,他的名字我聽都沒聽過。」我一口否定,腦子現在一團混亂,非常難靜下心好好思考。 

太陽似乎不相信我,用一種十分懷疑的目光盯著我看:「妳確定?聽暴風和尖石說,他似乎非常清楚妳的事呢,妳還說和他完全不認識?」 

被他的眼神一激,我的理智再次瀕臨崩潰邊緣:「我確定!我和雪菈是穿越過來的,對這人生地不熟,認識的也只有你們幾個和教皇陛下而已,根本就沒多認識的人!那位伊爾什麼的我根本不知道他是誰!不相信你們可以去查看看啊!」 

看到我激動到站起來的模樣,刃金急忙開口:「不是不相信,只是為了安全要確認一下。」 

是嗎?我可不信!你們之中就有一個不相信我說的話,那人還是聖殿之首! 

我冷冷地怒瞪著太陽,他也不甘示弱的回瞪著我,我們就這麼在眾人的面前玩起「大眼瞪小眼」,還是審判開口說「夠了」,太陽才收回他的視線。 

我無力的坐下,雪菈拍拍我的手臂,內心竟莫名升起一股不安。伊爾……他究竟是什麼人物? 

「總而言之,這場晚宴妳們非參加不可了,先選好禮服再說吧。」寒冰淡淡的說道,一邊將一本型錄遞到我和雪菈面前。 

我無奈的嘆口氣,看來是無法變更的事情了。我有些僵硬的拿起眼前的書,大略翻了一下,全是花樣繁複的款式,一推蕾絲、荷葉邊、蝴蝶結……我苦哈哈的看著寒冰:「沒有簡單一點的樣式嗎?」 

雪菈皺著眉頭,說:「好像沒有……全部都好複雜……」 

聽她這麼一講,我臉垮了,撐著頭,無力的翻著書:「雪菈,妳應該不用選了……只有我要選而已。」 

「欸?為什麼?」 

「因為我之前就幫妳做好了一件,原本是打算在妳生日時送妳,但現在情況特殊,看來要提前拿出來了。那件衣服一開始就打算做成禮服的樣式,剛好派上用場,再稍微修飾一下就行了。」我努力從這些複雜的樣式中挑選一件花樣簡單一些的,完全沒注意到眾人訝異的目光。 

大地看著我愣了好幾秒,才開口說:「既然如此,那妳自己再做一件就好啦!」 

我靠上椅背,一臉洩氣:「這次時間太趕,我根本來不及再做一件出來。」 

「非要簡單的樣式不可嗎?」羅……魔獄騎士長皺著眉,一邊翻看型錄。 

雪菈一邊找,一邊替我回答:「也不是非要不可啦,只是單純露琋亞不喜歡複雜的禮服而已。」 

眾人沉默一陣子,烈火突然翻到某一頁,遞到我面前:「這行不行?」 

那衣服整件為淡粉色,腰部縫了一堆蕾絲花邊,裙子部分則繡上一堆水晶珠鑽,蝴蝶結也多到十分誇張!我面無表情的推還給烈火:「要我穿上這件,我寧願穿著騎士服參加。」 

似乎是開會開到煩了,太陽一把搶過烈火收中的書,「啪啦啪啦」的翻找,然後定在某頁丟給我:「就這件!」 

禮服是以白色作為底色,袖子不怎麼篷剛剛好,上半部是淡淡的水藍色,胸口的地方縫上一個簡單的蝴蝶結作為裝飾。在腰部與裙子的交接處有一圈蕾絲花邊,並且縫上水色薄紗在裙襬外側,最底下則是不複雜的荷葉邊。 

整件看上去雖然簡單,但莊重優雅,和太陽的白色騎士服蠻搭的。這一件同時也是所有禮服中最為單調的一件,我一開始也是看上它,但過幾秒就馬上放棄,原因只有一個:「它胸口很低耶……」 

「少囉嗦!就這一件!散會!」太陽不耐煩的起身離席,留下我們愣愣地看著其他人。 

我再次將視線轉回那件禮服,算了,就這一次,好好忍耐過去吧……

   

舞會當天,我身平第一次穿上低胸的禮服,頭髮被雪菈梳成辮子公主頭,髮尾也被她弄得捲捲的。 

當我出現在十二聖騎和教皇面前時,他們全傻眼了。 

我不好意思地搔搔臉,雪菈倒是很主動的問:「露琋亞好看嗎?」 

所有人有志一同的點頭,教皇更是說:「根本和公主沒兩樣,好漂亮……」 

聽到這話,我臉更紅了:「還、還不快點走?要、要是遲到,我、我可不管喔!」 

經我一提醒,眾人才將目光轉離開我。不過在去皇宮的路上,還是有一堆人偷偷瞄過來,害我整趟路途臉超燙! 

終於到了舞會會場,向國王陛下請安完後,我想盡辦法把自己往後縮,就是不想和那位想見我的伊爾爵士見到面或有所接觸。 

「不習慣嗎?」孤月悄悄來到我的身邊,我低著頭微微點了一下。 

我看到他的嘴角微微勾起:「那妳就休息吧!」說完,他又轉身踏入舞會中。 

趁著換曲的空檔,我溜到外頭的露天陽台,這才感覺鬆了一口氣。我靜靜地趴在扶手上,仰望著黑夜中的點點繁星。 

「露琋亞小姐對吧?」我沒聽過的陌生嗓音在我背後響起,我反射性看向來人,這一轉頭,我瞬間瞪大了眼,愣住了,他怎麼會出現在這? 

不對,不該是這樣,為什麼他會在這裡?難道也和我們一樣穿越過來的嗎?可是他又不喜歡看輕小說,哪來的穿越? 

還是眼前的人不是他,只是有著和他相似的容顏?那也像的太誇張了吧?! 

那人笑了笑,舉步走到我面前,牽起我的手就往他唇邊送:「在下為伊爾,仰慕露琋亞小姐很久了。」 

伊爾?不是吧?他就是伊爾?這位有著與我哥哥一模一樣的容顏的人,就是拼命想見我一面的伊爾? 

我肯定在作夢!一定是的!為什麼眼前的男人會和我哥哥長的完全一樣?!快醒來啊!快點醒醒!露琋亞快醒醒啊! 

看我呆愣著不說話,他勾起一抹微笑,又向我靠近幾步,現在我們只剩下不到三步的距離:「和傳聞所言一樣啊,露琋亞小姐果真如仙女下凡般美麗。」 

……這副甜言蜜語,油嘴滑舌的個性也完全一樣!我開始懷疑眼前的人不是伊爾而是我哥哥了! 

意識到自己跟他的距離太過接近,手也還被他握著,我急忙抽出,向後退了好幾步:「請問伊爾爵士找露琋亞所謂何事呢?」 

「怎麼了?怎麼退開了呢?難道我做了什麼不合禮儀的事?」對!就是離我太近還長的和我哥哥一樣!拜託你別再靠近我了啦! 

「……不,您多心了。」 

我強裝著笑容,眼神飄向舞會會場,不停搜索著雪菈和十二聖騎士。心中不斷祈求他們快點發現我不見了,可惜現在會場擠滿了人,別說他們找到我,我根本看不到屬於他們身影!更不用提他們會發現我現在的處境有多危險。 

和眼前有著哥哥的容顏的人相處,令我感到分外不自在,這感覺十分熟悉。回憶一幕幕浮現在腦海……不、不要!拜託別想起來! 

趁著我失神的那瞬間,伊爾向我跨進一大步,我來不及躲開,被他抱個正著:「眼神為什麼一直看向別處,不看我呢?我真有如此可怕?」 

「不……您誤會……拜託您別這樣,伊爾爵士……」 

好可怕……這感覺真的熟悉的好可怕! 

「為什麼不看我一眼呢?我明明如此喜歡妳啊,露琋亞,我愛妳。但為什麼妳就是不肯好好看我呢?難道妳心裡有別人了嗎?我和妳明明如此接近,卻在此時覺得離妳好遠。拜託相信我,想信我對妳的愛──」 

不,別說了,不要再說下去了!住口!我求你住口!我不想想起來啊! 

他的手撫上我的面頰,一手緊攬住我的腰,臉緩緩朝我靠近。可惡!我躲不開,他的眼神讓我感到好熟悉,感覺回到了那個時候……我不要…… 

回憶侵蝕的我的力氣,彷彿被抽乾了,一丁點也不留,我推不開眼前的男人。拜託住手,我求求你住手,求你停手,別讓我想起來!我不要!我不要想起來啊!我不要啊啊啊啊── 

雪菈!太陽!審判!哪個人都好!拜託哪個人來救救我──

光明神似乎聽見我的心聲,在雙唇僅剩零點幾公分的距離時,一道聲音解救了我:「我找妳好久了,原來妳在這裡啊,露琋亞。」 

我們同時轉頭看向聲音的主人,綠葉在看見我臉上的表情似乎有些微愣,但也只有那一瞬間。他帶著笑容走向我們:「請問伊爾爵士想對這名少女做出什麼非禮的事嗎?」 

「……不,您誤會了,綠葉騎士長。那,露琋亞,我們下次見。」他在我的額上輕吻一下,然後轉身走進會場,消失在人群中。 

待他離開後,綠葉突然轉向我,臉上的笑容蕩然無存,他冷聲質問:「剛剛他的意圖很明顯是想侵犯妳,為什麼不躲開?」 

「我……躲不開……」明明是事實,聽起來卻像在辯解。 

綠葉果然不相信,他對我低吼:「以妳的反應和緊戒心來看,怎麼可能會躲不開?難道妳真想讓他侵犯嗎?妳知道剛剛妳有多危險嗎?要是我沒來或晚來一步,妳會被他做了什麼都不知道!」 

我知道綠葉是擔心我,但聽他生氣的語氣和話語,我反而越聽越火。我乾脆向他回吼回去:「那你們呢?都沒發現我不見了憑什麼責怪我?我也知道我剛剛很危險,我心裡也很渴望你們來救我啊!說什麼保護我們,根本就……呀啊!」 

也許是看見熟識的人來了,內心感到一股安心,原本支撐著身體的那股力氣消失,我整個人癱軟在地上。 

看我跌坐在地,綠葉急忙伸出手要來扶我,我卻一把揮開他的手。雙手撐在地上,剛剛的感覺還沒消失,身體正微微發顫著。 

出乎我的意料,綠葉他蹲下來輕輕抱住我,放柔了語氣:「對不起,我剛不該兇妳、吼妳的,妳一定感到很害怕吧?」 

害怕?我……真的好害怕啊!內心的不安找到管道發洩,我窩在綠葉的懷中放聲大哭,他只是更緊緊的抱住我。反正現在裡頭吵得要命,根本不會有人注意到我們。 

綠葉一手拍著我的背,一邊輕聲安慰著我,我越哭越起勁,越哭越大聲。直到現在,我才發現自己究竟有多渴望像這樣溫暖的懷抱。 

綠葉的懷抱讓我感到十分安心,我就這麼哭著,抱著,靜靜地閉上雙眸…… 

〜〜〜〜〜〜〜〜〜〜

這一篇又爆字了……

而且爆的特多啊……

綠葉這個好人竟然對露琋亞大吼欸!

是說久違的教皇又出現啦!

雖然他的戲份只有一點點……(被打)

對於露琋亞參加舞會的禮服,有沒有人想看?

我會試著畫畫看喔!

畫完我再放上來〜

小湯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