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早,我拉開窗戶,深吸一口氣,頓時覺得神清氣爽!我開心地抓過一旁的弓箭,一路朝訓練場飛奔而去。 

今天是聖殿放假的日子,太陽那傢伙肯定會睡到日上三竿才起來,我終於可以不受干擾,盡情練習射箭了啊! 

你問我為什麼?因為……每次我開始練習時,總是有「某個人」會突然出現!雖然沒礙到我射箭,但一直在旁邊說光明語對我施加精神上的疲勞轟炸,他不煩我都煩了啊! 

看見訓練場空無一人,我的心情更加興奮。選好了場地,我將箭筒背到背上。 

抽出一支箭搭在弓上,眼神變得犀利,將弓拉到全開,「咻──」的射出。細箭劃開空氣間的寧靜,「咚」的釘在遠處的樹幹上。 

當我抽出第二支箭準備射出時,一個聲音從後方傳來:「剛剛那箭射得不錯呢!」 

我疑惑地回過頭,順手將沒綁起的長髮撥至耳後。我發現來的不只一人,暗暗認了一下,分別是綠葉、審判以及寒冰。剛剛稱讚我的正是綠葉騎士長。 

老天!太陽天天來煩我就算了,怎麼連你們也學起他來啦?難道就不能讓我好好的,安靜的練習一下嗎?十分鐘也可以啊!要是再不趕緊練習,我的射箭技術要是退步了,這筆帳我要算在誰頭上啊?

雖然心裡抱怨了這麼多,我還是揚起一慣的優雅微笑:「三位騎士長,早安。」 

審判和寒冰只是稍微向我點了個頭,綠葉則是笑著說:「早安。」 

「露琋亞──」……今天是怎麼回事?大家都這麼早起嗎?連放假都有人來干擾我練習是怎樣?你們通通都被太陽附身了是嗎? 

遠處,只見她以百米跑的速度衝向我,我還來不及閃開,就這麼直接被她撲倒在地。 

「嗚咿……好痛……早安哪,雪菈。」我勉強坐來起,一邊將壓在我身上的她扶起。 

一見到我,她劈頭就問:「為什麼不多睡會?今天明明放假還那麼早起做什麼?妳每晚都被太陽操的那麼累,何必這樣虐待自己呢?還不快給我回去再睡一下養足精神!」 

聞言,審判微微挑眉;寒冰面無表情的臉上破天荒出現四四紅暈;綠葉露出了尷尬的笑容……我說雪菈,妳剛剛說的話很容易讓人家誤會欸……看旁邊三位騎士長的反應就知道。 

「沒事啦,不過就是每天去幫隊長改公文能有多累?」我拍拍她的肩,順便解釋我每晚必須去太陽的房間幹嘛,免得旁邊的三位想歪。

寒冰伸出手將我和雪菈從地上拉起,我拍了拍裙子,審判注意到衣服似乎不太一樣:「這件衣服……我好像沒看過。」

我笑了下,提著裙襬轉了一圈:「我自己做的,當然沒看過。」 

看見對面三人吃驚的神色,我不由得覺得好笑。我也沒辦法啊!誰叫我在原本的世界中,哥哥老愛給我買些超華麗的服飾。偏偏我走簡單風,華麗什麼的我超級討厭,所以常常動手修改的簡單一些,不知不覺就做上癮了。雪菈也常常收到我做的衣服當禮物。 

話說回來……我盯了下雪菈,她被我看得有些疑惑,我沉默了許久,才對她展露笑顏:「等等陪我出趟聖殿吧!我想買些東西。」

不久前教皇有塞些錢給我們兩個,說是要給我們補貼一些生活用品用的。這讓我們超級震驚,愛錢愛到可以為它而死的教皇會給我們額外的錢?感覺這裡和小說的世界不太一樣……

「嗯?我可以啊,話說,你們要不要一起?」雪菈看向三人,歪頭詢問。

寒冰和綠葉點點頭,審判則露出抱歉的表情,看來他有事無法陪同呢,不然就是店家一看到審判騎士就立刻關門收店打烊……後者的可能性似乎比較大。

「你們有說好去哪嗎?」背後冷不防被抱住,抱著我的人將頭靠在我肩上,我反射性地看去,對上的是他閃亮亮的笑容。

怪了,他今天怎麼這麼早起?虧我還特地在今天比平常早起一個鐘頭過來練習,現在被你們這樣一搞,練習全泡湯了啦!

我深吸幾口氣,才得以冷靜開口:「……隊長,麻煩你放開我。」

「咦?妳會介意?真是,我們比這更親密的事不都做過了嗎?」太陽用他無辜的神情駁回我的意見。

聽到太陽的話,我身邊的四個人身體同時一僵,雪菈更是直接用接近殺人目光的眼神盯著我身後的人……雪菈,妳別用那眼神看太陽啊,別忘了我也在場,我會怕的。

拜託,什麼叫更親密的事?如果那是指你坐在床沿,我不小心絆到你的腳(我懷疑你根本是故意的!),然後跌到你身上的話,那我是絕對不會認同的!那純粹是意外,並非你情我願!

更何況,不過是在床上抱在一起──還是因為你故意伸出的腳害我跌倒──這哪裡親密啦?

慘了……我現在只剩下想揮弓扁人的衝動……忍住,一定要忍住啊!想想對方是自己的隊長,是太陽騎士,是聖殿之首……怎麼反而造成反效果,更想扁下去了?

似乎看見我臉色真的不對勁,審判急忙低吼:「格里西亞‧太陽!」

聽見他連名帶姓叫自己後,太陽瞬間就放開我了……嗚嗚!審判謝謝你啊!你是我的救星!

我朝寒冰身邊移動幾步,和貌似色狼的太陽保持距離後,我聽到太陽問我:「妳今天要去哪?」

「去市集。」雪菈代替我回答,她現在看著太陽的眼神充滿戒心。

他沉思了一會兒,我則站在寒冰旁邊開考他究竟為何會在今天早起。要是被亞戴爾看到,他肯定會嚇到撞牆吧……亞戴爾我先為你默哀一下。(此時不遠處的亞戴爾打了一個噴嚏)

過了一下,他抬頭對我燦爛一笑:「不好意思,妳不能去。」

「為什麼?」我立刻不服氣的反問。

「妳昨天的公文沒改完。」

「早就改好放你桌上了,你沒看到啊?」

「不是吧……那樣的份量我改兩天都改不完……妳兩個小時就全完成了?劍術的測驗呢?」

「昨天就給亞戴爾驗收過了,不信你去問他。」

「城內跑四圈?」

「今天放假,所以不用跑。」

太陽似乎找不出什麼理由來阻止我出聖殿,所以無話可說。哼哼,想和我這個學生會長爭辯你還差得遠咧!

「太陽,你就讓露琋亞去吧!」綠葉上前拍拍他的肩膀,語氣有些無奈。

似乎是看見我的得意洋洋的樣子,咬牙切齒的說:「那我也要跟去!」

我們五個人通通一楞,寒冰和綠葉更是同時開口:「你跟來做什麼?」

「好歹我也是她的上司,為什麼不能跟?」

「你跟去會害我們被當成傳教,什麼事都做不得啦!」好難得綠葉會拒絕人……不是說他是啥事都不會拒絕的好人嗎?等等!怎麼連寒冰你也同意他的話,在旁邊點頭啊?

在他們爭太陽到底可不可以跟去時,雪菈向我丟來一個詢問的眼神,我只是聳聳肩,頂多是多帶一隻跟屁蟲而已,別礙到我買東西就好。

於是乎,我們五個人就這麼離開聖殿,朝市集前進。審判則默默站在門口目送我們離開,真像一個好哥哥啊!

 

「今天人好多喔!」雪菈看著人來人往的街道,好奇的說。

綠葉笑了笑,好心解釋:「因為最近有個雜耍團過來,大家都跑出來看啊!」

「有想買什麼?」寒冰低下頭,在我耳邊輕聲詢問。

「嗯,想再多買些布料……嗚哇!等、等一下!雪菈妳別拉著我跑!」在我回答寒冰的同時,雪菈不曉得看見什麼,拉了我的手就往前衝,綠葉和寒冰看了急忙跟上。至於太陽嘛……他早在一出聖殿就被民眾團團圍住,有沒有他無所謂啦!

所以就叫他別跟來了嘛!現在被纏住了吧?活該!

雪菈拉著我來到一個攤子前面,說:「眼睛先閉上。」

「啊?」我感到十分莫名其妙,但還是照做。接著她不曉得弄了什麼東西,害我覺得頭頂癢癢的。

「可以張開嘍!」我一睜開雙眼,雪菈早在我面前放的面小鏡子,頭頂上還繫了條幾乎與我瞳色一模一樣的水色髮帶。整體看上去十分甜美但不失優雅。

「果然沒錯!超適合露露!」她早在我剛剛閉眼時就付過帳了,看我呆呆的表情,她直接撲抱我。附帶一提,「露露」是雪菈小時候叫我最喜歡用的暱稱。

我撥了撥長髮,有些不太習慣:「我平常都將頭髮綁起來,妳送我這個似乎有點……」

「嗯?平日妳綁起來,假日可以放下啊!哪裡不對了?」

「……我會熱。」

「現在是初秋,哪裡熱了?真的很適合妳啦!我的眼光決不會看錯!不信妳問他們。」

我看向旁邊的綠葉,他立刻笑著說:「是真的喔!真的很適合妳。」

「很好看。」寒冰也點點頭。

……我覺得要是自己再持反對票的話,大概會被眼前的三人進行疲勞轟炸。話語不外乎都是「很適合」、「很好看」之類的。

「……知道了啦……我放下來就是……」

反正雪菈開心就好了,看著她因為我願意放下頭髮,正開心的向兩位十二聖騎露出勝利的手勢,我的嘴角便不自覺上揚了一些。

傍晚的時候我們回到聖殿,順道解救被民眾以及小孩鎖鍊纏住的太陽。看到他因為傳教傳得不成人樣,一臉疲憊的樣子,心裡就莫名痛快啊!

這樣以後我們出聖殿看他還敢不敢跟來!哼哼〜

〜〜〜〜〜〜〜〜〜〜

呵呵〜太陽被我惡搞了一下!

當作是為我家露露報仇〜

是說我現在再畫露琋亞和雪菈的正常版

畫完就會放上來了〜

是說她們的騎士服好難設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湯圓 的頭像
小湯圓

湯圓在此就是我

小湯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