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涼的初夏,神童月星坐在大樹上,閉著雙眸享受著薰風。腿上的書被風吹開了幾頁,發出「啪沙、啪沙」的聲響,一切,都是如此的寧靜美好。

    遠處傳來急促的腳步聲打斷這祥和寧靜,月星有些不悅的睜開眼睛,一抹熟悉的棕灰色映入眼簾。

    心裡暗叫了個糟,想爬上其他樹枝藏匿自己,但來不及了,那人已來到樹底下對她大吼:「神‧童‧月‧星──立刻給我從樹上下來──」

    月星輕咋了下舌,抓起手上的書,輕盈的翻身躍下樹。那位對她大吼的人──她的哥哥,神童拓人──便站定在她面前。

    拓人皺著眉,深吸一口氣,開始他的長篇大論:「跟妳說過多少次了?一個女孩子家不要一直爬樹!尤其是這麼高的樹,萬一摔下來怎麼辦?況且,妳穿的可是裙子,這樣直接跳下樹,內褲──」

    「內褲被人看見成何體統?這可不是淑女會做的事!」月星接下去後面的話,說完,還送給自家兄長一個大白眼:「哥,這話你說過幾十遍了,我早就全被下來啦!而且哥你又不是沒看過人家的內褲,不差這次啦!」

    「是啊,全被下來了是吧?那為何我看妳一副完全沒記下來的樣子呢?」拓人傾身向前,似笑非笑的道。

    望著那陰森的笑容,月星心底升起一股寒氣,連忙抬起頭仰望大片的綠蔭,轉移話題:「可是哥,你看,坐在樹上真的很涼爽嘛!」

    拓人嘆了口氣,露出無奈的笑容:「唉,真是,被妳打敗了!」

    月星「嘿嘿」了兩聲,鑽進拓人的懷中,她知道,一旦自己撒起嬌來,哥哥多半會原諒她,除非是太過火的事──向某人走路走進和裡都不知道,必須由自家哥哥拎出來──不然月星覺得自己真有個天下最疼她的哥哥。

    「怎麼?你妹又爬樹了?」拓人好友──霧野蘭丸──從某處現身,笑著走向他們。

    「是啊!講了好多次都講不聽!」他無奈的說,還狠狠瞪了下自己的妹妹,後者急忙露出無辜的表情,一副「我甚麼也沒做」的模樣。看她那樣子,拓人失笑,輕拍了拍月星的頭。

    「快走吧!大家都在等你們了。」蘭丸但笑,一個轉身向神童兄妹招了招手。

    「等我們一下啦!」

 *  *  *  *

    「月星,來,給妳。」天馬拿了兩隻烤好的肉串,小跑步到赤腳泡在小溪中的月星身旁。

    「謝謝。」她甜甜一笑,伸手接過。

    今天是雷門十一人一起去森林小溪邊烤肉的日子,拓人不放心月星一人在家,再加上她也想來,詢問過圓堂教練,再才造成月星出現在這的原因。

    月星坐在一塊大石上,雙腳浸泡在沁涼的水中,一陣風吹過,揚起她為軮起的髮絲。

    「好難得妳會和我們一起出來玩。」天馬邊吃烤肉邊說,月星只是淡淡的應了聲。

    背後冷不防的被推了下,她來不及反應,整個人直接跌入溪水之中。眾人愕然的看著那濺起的水花,拓人和蘭丸更是擔心的衝到石塊上,低頭俯瞰。

    「噗哈」一聲,月星自水面中冒出,接著轉頭怒目瞪向將她推入水中的「兇手」,大吼:「狩屋正樹──」

    那位「兇手」正蹲在石頭上,雙手托腮,好整以暇地看著她說:「有沒有清涼一些啊?」

    見月星沒什麼事,拓人和蘭丸紛紛鬆了口氣,互相對望一眼,十分有默契的走道狩屋身後,抬腳便將他踹入水中,月星早有先見之明,早一步在他們踹人之前由遠些,免得遭受波及。

    「我說狩屋啊!趁人沒有防備十,就將人推入水中可是不對的行為喔──」

    「而你甚麼人不推,偏推拓人最疼愛的妹妹──」

    「我想你已經做好覺悟了吧?我想你已經做好覺悟了吧?」

    二位少年喊完,雙雙躍入水中,激起大量的水花。

    狩屋見狀,連忙邊往遠處游邊回頭罵:「哇──兩個一起來犯規啦!神童學長我能理解,霧野學長你沒事湊甚麼熱鬧!」

    「嗯?我幫好友的忙不行嗎?」蘭丸迅速游到前面,攔截準備逃竄的狩屋:「拓人!交給你了!」

    狩屋一楞,這才感覺到背後寒氣直逼,他緩緩轉過頭,拓人正握著拳頭,充斥著詭異的笑容逼近他……他是不是看見拓人學長身後冒出一團團烈焰啊?

    他微微退了幾步,背上卻貼了個人,狩屋想起後面也有個想奏他想好久的學長……進也不是,退也不是,狩屋開始認真思考自己是不是鬧得太過火了?

    兩位學長的拳頭一起落下,他真的可以肯定自己這次真的太超過!真的真的是他的死期呀嗚嗚──

    被晾在一旁的月星看了,「噗嗤」一聲,掩著嘴輕笑出來。

    在岸上的隊員互相看了一眼,有志一同的大喊一聲「玩水了」,也不管身上穿的是衣服並非泳衣,一個接著一個跳入水中。

    「喂!要注意安全喔!」顧問春奈急忙扯著嗓子大喊,她很怕這群孩子玩到最後會瘋到忘了注意自身安全。

    雷門十一人分成了兩隊人馬,互相打起水仗來。

    眾人根本玩瘋了,多道水柱胡亂噴射,直到某道水柱噴發的對象是──

    「圓堂教練!鬼道領隊!小心啊!」

    圓堂和鬼道反射性回頭,還搞不清楚發生甚麼事,臉就被突如其來的水柱噴的溼答答。

    四周一陣靜默,兩位大人抹去臉上的水珠,換上的表情陰冷到眾人發起了寒顫。

    「你們玩水就算了,為甚麼會波及到我們呢?」兩人雙雙捲起褲管涉入水中,打算好好教訓教訓這群不知分寸的小屁孩。

    不曉得是誰喊了聲「攻擊」,所有人向開竅般,動作一同的向眼前的二人潑起水來。

    十多道水柱朝圓堂和鬼道俯衝而下,原本只是臉濕,這下可真是渾身濕透透了……

    「好、好了啦!你、你們這樣就有點過火了……」月星急忙戶在兩位大人面前,仔細一看,這水也沒多深,挺多到胸下和腹腰中間。

    「月星!不准從水中起來!」拓人見狀,連忙游到她身邊,將她一把跩進水中。

    她疑惑的看了下兄長,思索者他為甚麼反應會如此激動,這一低頭,臉色一僵,她想起今天她穿的可是白色連身裙!

    白色的衣服碰到水變得近乎透明,現下穿在身上的如同薄紗,洋裝下的內衣若隱若現。

    「呃……拓人,我知道這樣說不太好,但就算你叫她蹲進水裡似乎沒什麼用喔!因為這水清澈到我們仍舊看得很清楚吶!」蘭丸苦笑,小心翼翼地提醒著拓人。

    拓人一愣,低頭看了下泡在水中只露出一顆頭的月星,他臉上一紅,急忙敦進水中抱緊自己的妹妹,一副死不放手的模樣,並且退到離「戰場」有段距離的地方,不再讓月星有春光外洩的可能。而蘭丸只是無奈的笑了笑,退到神童兄妹倆身邊,繼續看隊友和教練的「廝殺」。

    但光是人數上,圓堂和鬼道就吃了很大一個虧,戰局最後到底會傾向誰呢?結局很令人期待呢!

    「哥……你一直抱著我沒關係嗎?現在這裡只有我們三人,蘭丸哥也早看過了,放開一下沒關係吧?」月星試探性的問了問,但她也不怎麼排斥就是。

    「是啊!包著就好。」蘭丸拍了拍他的肩,勸道。

    聞言,拓人用超鄙視的眼神看著蘭丸,說:「我看錯你了,蘭丸。想不到你有這種癖好,對象還是我妹妹,雖然我不反對你們在一起,但基於哥哥的責任,我有義務保護好小月星。」

    蘭丸無言了會,無奈的說:「我的意思是用浴巾包起來!你想到哪了去了!」

    「啊這裡你是要從哪生一條浴巾出來?」沒好氣白了好友一眼,拓人抱月星抱得更緊了。

    月星拉了拉哥哥的袖子,問:「那先回岸上好不好,這裡離岸邊不遠。反正現在那裡只剩小葵她們,被看到沒什麼差。」

    兩位少年互看一,也對!與其泡在水中,不如先回岸上,要是泡水泡出病就不好了!

    兩人花了好一段時間和力麒才讓月星不走光的狀態下回岸上,但麻煩並未就此結束。

    正當月星一個人在巴士上一邊嘆氣一邊脫下濕透的洋裝,換上自己多帶的衣服時,神經大條的天馬和信助偏偏選在這時說說笑笑的闖上來。

    兩人才剛上去,瞬間沒了聲音,眼、眼前的景象實在太勁爆啦!

    月星穿著一條綠色短褲,露出白皙修長的美腿,濕漉漉的長髮披散在後,未著任何衣飾的上半身僅僅用條小浴巾遮掩著胸部,水珠緩緩從微微泛紅的秀麗臉龐滴下……這、這不叫誘人犯罪叫甚麼啊──

    其他人忙著換衣服,沒多餘心思注意到巴士上發生甚麼事。只見天馬和信助雙雙留著鼻血,狼狽地從車上衝下來,以及那句令所誘人印象深刻的尖叫──

    「呀啊啊啊啊──天馬和信助是大色狼──」

*  *  *  *

    「今天可真刺激啊……」月星撲倒在床上,為這次的出遊下了一個中肯的結論。

    見自己的妹妹在床上抱著抱枕滾來滾去,拓人寵溺的笑了笑,闔上正在看的書,爬上床,撐著頭側躺在月星身側。

    把玩著妹妹的長髮,平淡的說:「要不是狩屋把妳推下溪,今天也不可能發生這麼多事呀!」

    月星鑽進他的懷中蹭了蹭,拓人失笑,輕吻下她的額頭,撐起半身,關上燈:「好了,睡覺吧!」

    大宅內唯一的燈光熄滅了,點點星光照進幽暗的房間中,照在神童兄妹的身上……

    「哥……」

    「嗯?」

    「如果我穿短褲你會讓我爬樹嗎?」

    「……妳休想!」

 

 

小楓的後記

    好啦!我知道最後四句很煞風景!但人家就是想寫嘛!

    原本是很溫馨的兄妹同眠,但卻突然碰出最後四句話……原本溫馨的氣氛蕩然無存!

    因為整篇偏向搞笑,所以結尾也來笑一下這樣〜(被打)

    不曉得大家對月星換一被看到有啥感想?

    我就真的遇到說……

    忘了鎖門,結果我弟有急事找我,忘了敲門就闖進來……之後……

    我弟差點沒了未來啊……

    那次事件後,我弟和我冷戰好多天,不過以後他確實會敲門在近來,大概是不想再被我揍吧?畢竟我發飆挺恐怖的!(笑)

小湯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