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雷門足球社充斥著不尋常的氣氛……

    「欸!這樣如何?」

    「不行啦!很容易被看穿!」

    「喂!這個呢?」

    「……一看就知道是整某人……駁回。」

    「喂喂!哪有這樣的!」

    「這太明顯了不是嗎?」

    「就是說啊!」

    「……真有這麼明顯?」

    幾個人在休息室裡吱吱喳喳的小聲討論,突然門開了,所有人有志一同地望向來人。

    「……幹嘛?你們怎麼全部一副撞鬼的模樣?」小櫻含著棒棒糖,慢步近來,臉上是疑惑的神情。

    仔細一數,休息室紙又少數五、六個人,分別是球員松風天馬、西園信助、劍成京介、狩屋正樹、影山輝以及經理空野葵。

    這些全是在一年級加入足球社,時光飛逝,即將從二年級升上三年級的學弟妹,相對的,現在的三年級畢業的日子將悄悄到來。

    今天,三年級為了幾天後的畢業典禮,被學校抓去做典禮前的預演。

    「原來是小櫻……嚇死我了……還以為是學長們呢!」天馬鬆了口氣,癱坐在沙發上,看來他剛剛真的很緊張。

    「學長都還在體育館預演喔!依照往例,這不預演個兩、三天是不會停止的。話說回來,你們是在策畫甚麼不能讓學長知道的?」

    六個人互看一眼,十分有默契的擠到小櫻面前。

    「學長要畢業了,想說幫他們辦個歡送會。」

    「想不到點子啊!想不出來!」

    「吶吶!小櫻!這計畫很容易被看穿是專門整霧野學長的嗎?」

    「小櫻救救我們!」

    似乎是救星到了,大家七嘴八舌的互相叫著,但這只讓小櫻聽得一個頭兩個大。

    「停停停!通通給我停!你們當我有很多雙耳朵啊?全擠在一起我哪聽得懂!一個一個慢慢來!」

    解釋了十幾分鐘,小櫻搞懂狀況了,簡單來說,就是三年級的要畢業,二年級的想幫他們辦歡送會,但想不到任何點子,偏偏狩屋的又太針對蘭丸,根本不能採用。眾人在想不到辦法的同時,隊裡點子最多的小櫻出現了,大家當然當她是救星。

    小櫻偏了偏頭,思考了一下,然後露出俏皮的微笑,說:「想到了!我有個點子,大家靠過來一下……」

        

    典禮當天,體育館有著淡淡的哀傷,三年級的畢業生坐在會場中央,一、二年級的則坐在後頭觀禮。

    在頒發畢業證書時,小櫻一行人便互相推擠,悄悄地溜出會場。

    注意到他們鬼鬼祟祟的行動的蘭丸,拉拉身旁的神童,比向那七個人溜出去的背影,說:「神童,你看。」

    「奇怪,典禮還沒結束他們要去哪裡?還一副偷偷摸摸的樣子……」望著出口,神童喃喃。

    「嗚哇!神、神童!叫到你了啦!快點上去!」

    「咦……啊啊!喔好!」

    典禮結束,神童和蘭丸懷著一顆疑惑的心來到足球社,雖說畢業了,但今日事今日畢,今天的練習仍然不可少!

    兩人剛到大門口,便見足球社的畢業生駐足在門外不進去。

    「怎麼了嗎?」神童上前,這才發現門口貼了張紙條。

    進入室內絕──對不可以哭!不然可是會受到懲罰喔!

    「這什麼意思?」倉間皺著眉頭,一臉不解。

    「不能哭?裡頭有會催淚的東西?」一乃望向門口,說出大家的心聲。

    「先別管裡面有什麼,進去看看吧!」蘭丸阻止大家在猶豫下去,率先起步,其餘人則跟在後頭。

    進入室內,裡面黑的伸手不見五指,這更增加大夥心中的疑惑。

    「這麼暗?怎麼不開燈?」濱野邊說邊將電源開關開啟,燈一亮,耳邊也想起無數的拉炮聲。

    「恭喜學長們畢業了──」

    「什、什麼……」眾人一陣驚愕,休息室掛起了紅布條,上頭寫著「住學長們畢業快樂」,學弟妹則站在布條下方,手拿拉炮,臉上滿滿是燦爛的笑容。

    再看向一旁的牆壁,上面貼滿了照片,全是這兩年多的點點滴滴,相片下還寫著一些祝福的話。

 

    恭喜學長完成三年學業!

    兩年多的足球指導我永遠不會忘的!謝謝學長!

    神童學長,謝謝你對我課業的教導,讓我成績得以進步!

    升上高中後,學長也要繼續加油喔!

    朝夢想前進吧!濱野學長!

    祝霧野學長升上高中後,被男生告白的機會會減少!

    倉間學長,你的射門好酷!加油喔!

    畢業快樂!

    學長未來也要加油喔!

    升上高中後,學長絕對不能忘了我們,一定要常回來喔!

 

    「獻花──」天馬大喊一聲,眾人的注意力再次集中於前方。

    小櫻捧著一大束向日葵,踏著微高的高跟鞋,走向神童等人。

    今日的她穿著一襲淡粉色的小禮服,袖子在和胸前差不多的高度,露出了雪白的肩膀。胸口束了條粉色蝴蝶結,腰部則設計成白色蕾絲腰帶,及膝的裙襬隨著走路的步伐飄逸著,櫻色的頭頂繫一條同款的緞帶,整體看上去十分莊重和優雅。

    但從她微微僵硬的笑容和動作來看,小櫻非常不習慣做這樣的打扮,藉著花的掩飾,她經過天馬身邊時,狠狠瞪了他一下,嘴裡小聲念著:「逼我穿上這身禮服的帳,我一定算在天馬你頭上!」

    聞言,天馬不禁苦笑,沒辦法,總得讓學長們大飽一下眼福嘛!

    小櫻來到神童面前,將花交到他手上,十朵向日葵,剛剛好一人一朵。

    「向日葵之所以會被這麼叫是因為它總是向著陽光,在烈日下也不畏懼,花語也有著開朗、堅強的意思。希望學長姐們在未來時遇到困難,也能像向日葵一樣不畏懼陽光,抬頭挺胸,開朗的面對,用堅強的新度過難關!」

    囤積在眼眶中的淚支持不住,十個人的淚水紛紛滑落,學弟妹為他們所做的這一切太令人感動了!

    看著他們的眼淚,小櫻的臉上竟浮現詭異的笑容……

    「喂喂,不是說不能哭嗎?學長要受處罰喔!」一道懶洋洋的聲音從後方傳來,只見狩屋單手插腰,另一手上多了盤疑似奶油泡的東西,天馬等人也露出邪笑,手上的盤子竟比狩屋還多……

    等等!處罰?!奶油泡?!

    在眾人還來不及反應時,小櫻已退到安全地帶,大喊:「動手!」

    手上的盤子瞬間飛出去,砸在學長們的身上。

    「太詐了啦!搞了一堆催淚的東西,能不哭出來才有鬼!」

    「一乃!小心──噗嗚!」

    「青山!唉呦喂!」

    「狩屋──噗!咳咳!一直針對我做什──噗哇!」

    「哎呀呀!誰叫霧野學長你站最前面!當然是砸你嘍!」

    這時,小葵從後面推出一箱水球,砸人的五個人會意,臉上的笑容更加的邪惡……更加的燦爛!被砸的十個人只覺大事不妙……

    「啥?!水球?!」

    「喂喂!你們會不會太過火了!」

    「倉間學長,這麼熱的天氣清涼一下不錯吧?」

    「別廢話了!直接砸!」

    「劍城!原來你──嗚哇!」

    「嗯?神童學長你說甚麼我聽不到!」

     ◎  ◎  ◎

    在開始砸水球後,小櫻偷偷溜回更衣室,換下那身禮服,穿上原本的休閒褲裝,並且一個人走到一棵櫻花樹下。

    既然是歡送會,沒必要搞得哭哭啼啼的,但那股感傷絕對無法驅散,所以她才特地搞出這堆惡搞的名堂作為假象。

    纖細的手撫上櫻花樹幹,說好的不可以哭,但眼淚卻不受控制的流下。

    再過幾小時,神童學長他們就不在雷門國中了,她和蘭丸一定會分開,捨不得,真的好捨不得……

    「好久不見了,小櫻。」一到熟悉的嗓音傳來,小櫻回首,一抹淡綠和貌似兔子的髮型映入眼簾,那人的身旁還有一隻天藍色的熊──

    「菲?熊寶貝?」天藍色的熊瞬間跌到在地……

    「甚麼熊寶貝!我叫汪達巴大爺──」

    見狀,小櫻輕笑,再次將目光鎖定菲:「兩年多沒見了呢!好久不見啊!小菲!」

    菲淡淡一笑,走到她身邊坐下,汪達巴則是得知天馬他們在休息室裡打水球後,丟下「怎麼能少了我」朝休息室飛奔而去。

    「今天是神童他們的畢業典禮吧……」菲淡淡地說著,一邊注意著小櫻的狀態。

    「是啊……捨不得呢……」小櫻苦笑,淚水又掉了下來。

    「既然是大家的歡送會,為何一個人躲到這裡偷哭呢?」

    「……因為哭出來的話,學長他們會擔心吧……所以不能哭。」

    菲雙手抱著後腦,靠上樹幹,仰望著藍天,說:「我卻不這麼認為喔!」

    小櫻不明白話中的意思,疑惑的看著他。

    「其實不必強迫自己不能哭,分離這種事是無法避免的,俗話說的好:『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既然如此,就把淚水當作是離別的祝福,不必強顏歡笑。我知道一定會捨不得,但這些回憶並不會被忘記不是嗎?我想他們也是不想和你們分開,但我可以確定,這兩年多的回憶一定會被他們好好珍藏在心中!反正一年中就只有一次這個時節,和不放鬆自己的心,好好哭一場呢?」

    聽完菲的話,小櫻淡淡的笑了,這時,其他人也奔向這棵櫻花樹,樹下的兩人則緩緩站起身。

    「小櫻──菲──」

    「天馬!」菲舉起手向來人揮了揮。

    小櫻靜靜的看著,背後冷不防的被抱住,剛回頭,雙唇就被輕輕的吻住。

    「學長……畢業快樂。」秀麗的臉上浮現笑容,小櫻一頭窩進那溫暖的懷抱中。

    看著學長們渾身溼答答,狼狽不堪的樣子,小櫻不禁笑出聲:「你們也太狠了吧?我只要你們丟刮鬍泡而已,你們怎們還丟水球?」

    「嘛……要玩就要玩刺激一點嘛!」狩屋隨興的說著,但這只會來一堆人的瞪視。

    「啊……對了,天馬,我說我會把禮服的帳算在你頭上對吧?」小櫻緩緩轉頭面對天馬,臉上的笑容令天馬背脊發冷……

    「小、小櫻,妳冷、冷靜一點……」

    「來不及了!」話一說完,手上狩屋幫忙裝的特大好水球在空中畫出完美的拋物線,精準的落在天馬身上。

    「小櫻妳好狠……」

    「該慶幸剛剛小櫻沒參加……」

    「是啊,不然下場會更慘……」

    小櫻拍了拍手,轉身面對其他人,臉上的笑容異常燦爛:「呵呵~~~還沒結束喔!大家上啊!」

    學弟妹不曉得從哪弄出兩大箱水球,然後繼續砸向學長姐們,樹下傳出歡樂的笑聲,或許這次的歡送會大家是永遠不會忘的吧?

    這是屬於我們最珍貴的最後回憶!

 

 

 

小楓的廢話

    這篇是畢業典禮上想出來的喔!

    砸刮鬍泡這點子原本想用在班導身上,但時間問題沒辦法用上……真可惜!〈是有多想砸老師……〉

    有人更狠!要用奶油泡!大家都知道奶油很難洗吧……

    讓老師逃過一劫了……可惡!〈喂喂……〉

    是說我昨天典禮上沒哭很慘耶……

    沒辦法,感傷部分太少了……

    嗯嗯!反正是高高興興畢業就好!

    這篇文吶,就是專門獻給畢業生的喔!

    畢業快樂!

小湯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