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綺薰站在花園中,一陣風吹過來,揚起她淡紫色的髮絲。陽光的金粉撒在上面,一閃一閃的,宛如天使。

從後面跑來的格里西亞看傻了眼,望著眼前女孩的背影,竟有些著迷。

不自覺的走上前,他伸出收手輕輕摀住她的雙眸:「猜猜我是誰?美麗的小姑娘。」

聽見熟悉的聲音,她笑了:「幹嘛每次都和我玩這招?換一下口味吧!」

格里西亞笑了笑,輕柔的將她轉向自己,說:「住聖殿應該還住的習慣吧?」

「……我才剛住第一天,現在問這個會不會太早了些?」露綺薰對他的問題感到好笑,忽然發現他身後跟了位黑嘛嘛的東西。

注意到她發現身後的人,格里西亞笑著將那人拉近自己:「跟妳介紹一下,他是雷瑟,是我的好朋友。」

雷瑟?露綺薰歪著頭,上下打量著眼前黑嘛嘛的人類。

「小薰!練劍了!」聽見遠處傳來希爾德的吶喊,露綺薰整個人被嚇了一大跳。

「練劍?」格里西亞疑惑的看著她,露綺薰只是朝他吐了吐舌,轉身跑開。

「她是你認識的朋友?」身旁的雷瑟疑惑的看著金髮男孩,問。

格里西亞點點頭,說:「是啊!她是我五歲時,在孤兒院門口認識的。」

雷瑟瞭解似的「嗯」了聲,和格里西亞轉身回去找自己的老師。

 

希爾德在一個稍微隱密的大樹後等露綺薰,見她迅速跑過來時,她對他淡淡一笑:「來了啊?有見到格里西亞嗎?」

露綺薰愣了愣,說:「哥哥怎麼知道我剛剛有見到格里西亞?」

希爾德神秘的笑了下,摸摸妹妹的頭:「因為是我和他說的,不然妳今天是等不到的喔!好了,上次教妳的劍法有練熟嗎?」

露綺薰突然發現有個感情、默契太好的哥哥似乎不是一件好事,什麼事放在心心中都會被發現啊……看來不能做壞事了……

「什麼事都會被哥哥察覺,感覺好可怕……」露綺薰嘟著嘴,伸手接過希爾德遞過來的短劍,但碰觸到她冰冷的手時,希爾德微微皺了下眉頭。

正當她準備脫下裙子,換上褲裙時,希爾德卻說:「等一下,今天還是休息吧!」

「為什麼?」露綺薰不解的問,平常對劍術訓練頗為嚴格的哥哥今天竟然會出言要她休息?天要下紅雨了還是太陽要打西邊出來?

「不為什麼,妳今天先好好休息一下。」拍拍她的頭,希爾德接過她的短劍,牽起她的手離開。

奇怪,真的好奇怪喔!今天的哥哥給人一種很反常的感覺……露綺薰偷瞄著他,心中隱約升起一股不安。

希爾德抓著妹妹的手,反常的皺著眉頭。

好冰,太冰了……根本不像活人會有的體溫……到底是怎麼回事?不是說當初救治好了?難不成當初的大夫說謊?

他甩甩頭,甩去腦袋中的負面想法,原本抓著露綺薰的更緊了些,只要可以治好妹妹,不管是什麼代價,他……希爾德‧戴齊斯都願意付出!

(時間前進十四年,進入格里西亞他們成為十二聖騎的時候)

二十二歲的露綺薰站在花園,站在當初哥哥教自己劍術的大樹下。

「妳在這裡幹嗎?」太陽疑惑的走向她,黑夜之中,他看清了有幾滴晶瑩的東西落到地面。

露綺薰輕笑幾聲,背著太陽抬頭看著銀色的月光:「沒什麼,想起往事而已。」

是啊,想起往事,卻是一點也不快樂,很悲傷的往事。露綺薰自嘲的想。

當初,究竟是為什麼?哥哥為什麼願意出那趟任務?就只為了一些不值錢的藥草?哥哥你可真傻啊……她冷笑。

那趟任務回來,兄妹倆就這麼分隔兩地,永遠沒有再見面的可能……

〜〜〜〜〜〜〜〜〜〜

嗚咿咿咿〜

寫到這裡會不會有人認為露綺薰很恨她哥啊?

這一部小說我打算使用時間穿插

所以會有交接時候以及就任時候

讓大大們看得有些辛苦或不習慣……

小楓先在此撞牆謝罪啊啊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湯圓 的頭像
小湯圓

湯圓在此就是我

小湯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