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過去的思緒,銀楓呆愣著回不來。

        哥哥他……究竟在哪裡呢……

        「……楓……楓……小楓……小楓!欸!銀楓!回魂了!」愛里在一旁叫喚著,看她沒反應,乾脆在她耳邊大喊。

        「嗚哇!」這一喊總算將她喊回來了,但也使她嚇到跌下椅子。

        「愛里!妳突然大喊做什麼啦!痛死我了……」她揉著發疼的屁股,無奈的回罵。

        「怪我咧?是妳自己靈魂出竅,叫了好多聲都沒反應!」愛里撇了她一眼,嘟著嘴抱怨,順手將一個東西遞給她:「小霧說他們家辦了場舞會,想邀我們過去。」

        「蛤?舞會?我又不會跳舞,也沒有禮服,去那幹嘛?」十分明顯,從這女孩的語氣聽得出來,她並不想去。

        「放心,小霧說衣服她會準備,我和愛里都會去喔!冥也會……」紅芸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一道冷冰冰的聲音打斷。

        「我不去。」想當然爾,這聲音的主人肯定是「永遠沒有笑容的孤僻王子」──月島冥。

        一陣靜默,銀楓和紅芸愣愣地看著他。

        正讀著邀請函的愛里突然驚呼:「哇!上面說那裡有蛋糕吃到飽欸!」

        一聽到蛋糕,冥的雙眼立刻閃閃發亮,二話不說直接改變先前的決定,真不愧是比傳說中的蛋糕痴還要更像蛋糕痴啊!綽號應該改成「永遠沒有笑容的孤僻蛋糕痴」才對!

        面對三雙炯炯有神的閃亮眼睛,銀楓有些招架不住:「呃……我……好、好啦!我知道了!陪你們去就是了!先說好喔!我不跳舞!」

        「耶!太好了!」

        她嘆了口氣,就算自己堅持不去,她還是會被眼前的三人死拖活拉的給拖過去啊啊啊啊──

〜‧〜‧〜‧〜

        終於到了舞會當天,不習慣那麼多人的銀楓,趁著有空隙時,一個人躲到外面的露天陽台。凝視的星空,哥哥……究竟在何方?

        「妳在這啊?」銀楓回首,冥正走向她,順手關上兩扇玻璃大門的其中一扇。

        「我不喜歡人多嘈雜的地方……」再次趴回欄杆,她平靜的道。

        冥不多說,只是走到她的身邊,這才注意到眼前的少女有些不太一樣。

        「我好像是第一次看妳綁馬尾……」手撫上那輕柔的髮絲,他輕聲說道。

        銀楓對他淡淡笑了下,說:「小紅幫我綁的,她說我比較適合綁馬尾。」

        那笑,在月色下很美,不禁令少年的臉微微一紅:「很可愛……可不可以天天綁馬尾……」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不得了的話,原本微紅的臉蛋瞬間變得爆紅。

        「蛤?」她沒聽清楚,疑惑的望著冥。

        「沒、沒什麼!當、當我沒說!」

 

        另一方面,愛里正四處尋找著失蹤的銀楓,不過穿著向日葵色的小禮服的她,白皙的皮膚和禮服十分搭調,褐色的長髮在身後飄逸著,那樣的美,那樣的可愛,令許多男客不自覺的上前搭訕,但朋友大於男人,愛里用殺人的眼神趕走身邊的蒼蠅。

        「小紅!妳有找到……算了……」原本想問問紅芸是否有看到銀楓,但看到她被蒼蠅纏住的程度貌似比自己還要來的嚴重,愛里瞬間放棄想詢問她的想法。

        今日的紅芸身著深紅色的無肩禮服,配上櫻紅的雙眸剛剛好;戀戀川著海藍色的長裙,間上則披著白色的薄紗,兩位少女正忙著處理源源不絕的搭訕男客。

        「傑克你這傢伙……快來幫我啦!」雖然臉上帶著笑容,但紅芸的嘴裡則是小聲念著這句話。

        愛里無奈的搖搖頭,打算繼續尋找銀楓。找的正專心,沒注意到前方,和前面的人撞個正著。

        「啊!對、對不起……風丸學長?」

        「唉啊……疼……愛里?」

        「學長怎麼會出現在這?」

        「小霧找我們來的,其他人似乎還沒到……」

        兩人剛好巧遇在舞會會場,這時,悠揚的樂曲響起。

        「愛里,我找不到小楓,可以請妳陪我跳一曲嗎?」風丸拉著愛里的手起來,在她轉身前問道。

        她愣了下,反正現在也找不到人,等人少一點再找也不遲吧?

        「喔……可以啊。」兩人滑入舞池,這一切,全被碰巧轉身的冥給撞見個正著。

        冥的臉上揚起一抹邪惡的笑容,他默不作聲的來到銀楓身後,輕輕地摀住她的雙眼,帶著她轉身。

        「嘎啊!欸你幹嘛?」突然被摀住眼睛,銀楓有些不滿的叫說。

        「我看到一個很有趣的畫面喔!想看嗎?」他在她耳邊輕聲問說,語氣似是帶著誘哄。

        聞言,銀楓沒好氣地吐槽:「拜託!你這樣摀著我,我看得到才有鬼!」

        確定好位置,冥這才放下手,映入眼簾的,是愛里和風丸跳舞的畫面。

        她微微垂下眼簾,輕拉開冥圈住她的雙手,轉身趴回欄杆,苦笑:「你給我看這又有何意義呢?」

        對她過於平淡的態度,冥感到十分吃驚:「妳、妳不生氣?」

        「生氣?我為什麼要生氣?」銀楓偏著頭看他,一臉疑惑:「在舞會之中,男方隨意邀女方共舞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啊!何況我不喜歡人際人,也不會跳舞,風丸學長找愛里跳舞是人之常情,我不懂你為何會認為我看了會生氣?」

        「呃……這麼說好像也蠻有道理的……」

        兩人不再有交集,銀楓望著寂靜的夜,忽然想離開這嘈雜的地方。她轉身離開,冥愣了一下,急忙跟在她身後。

        一前一後,慢步到中庭的圓形噴水池,銀楓坐在噴水池上,滿足的深了個懶腰,望著水珠落在水面,泛起陣陣漣漪。

        優柔的圓舞曲傳了出來,仰望著繁星點點,銀楓瞇上雙眸,享受著這祥和的樂曲。

        「吶,這首拍子很慢,我帶妳跳一下吧?」坐在她身邊的冥開口問道。

        「不用了,就說我不會跳舞,你帶著我也沒用啊!還有,你會跳舞啊?」

        「會、會啦!妳、妳那什麼眼神?不相信?」

        「才沒有,別自己亂解讀。」

        一陣沉默,冥實在坐不住了,他乾脆起身走到銀楓面前,對她做了個紳士邀舞的動作:「美麗的小姐,可否請妳和在下共舞一曲?」

        望著他,銀楓的嘴角泛起一絲笑容,或許是因為眼前的少年的動作和謙卑的語氣與平時給人冷冰冰的感覺完全不搭調吧?

        「真是……要邀人跳舞至少送個微笑嘛!」嘴上這麼說,銀楓還是將手伸向冥伸出的手。

        冥立刻握住那纖細的小手,一把將她拉起。另一手攬著她的腰,帶著她在水池邊翩翩起舞。

        時序已經入秋,微涼的和風帶來一絲秋意,揚起銀楓水藍色的裙襬和褐色的秀髮。

        「不是說不會跳舞?跳得還不錯啊!」冥淡淡的說著,臉上揚起淡淡的微笑。

        「囉、囉嗦!要是踩到你我可不管!」說著,湊巧她就踩到冥的腳,害他痛得驚呼一聲。

        「……妳故意的?」

        「誰故意了?自己不專心跳還怪別人?」

        銀楓臉紅的撇過頭,沒注意到對方湛藍的雙眸中,充斥著淡淡的寵溺。

        接下來的曲子幾乎都是慢板的圓舞曲,兩人就這麼跳著,鬧著,不曾停歇。

        因為悶熱而出來透氣的傑克坐在不遠處的樹梢上,將兩小無猜的互動看得一清二楚。

        銀楓和冥的事,他已經聽小凌說過了,對於打小玩在一起的好友,她的感情歸屬傑克又怎麼會不明白?希望她自己先發現就好了……

        「喂!傑克!你在上面幹嘛?」小凌出來找人,湊巧看見他一個人坐在樹上,便疑惑的在樹下大喊。

        傑克急忙對他比個禁聲的手勢,示意他閉上嘴巴,手比向遠處。

        小凌順著方向看去,銀楓和冥跳舞的畫面剛剛好映入視線。銀楓臉上的笑容似曾相識,笑容很美,很幸福,小凌確定自己似乎在哪看過。

        思索一陣子,他想起來了,那樣的笑容是泉還在她身邊的時候,銀楓最常展露的笑顏。

        他嘆了一口氣,要不是五年前的那件事,不然這一切又怎麼會被徹底改變呢?

        泉消失了,銀楓也很少再露出笑容,應該說她不再笑了。偶爾的微笑都難得一見,但那樣的微笑卻總是帶著淡淡的憂傷,給人的感覺,是疏離……

        或許是害怕,或許是擔心再次受到傷害,她似乎刻意封閉自己的心,不願意再與人深交。

        要不是紅芸和傑克想盡辦法逗她笑,愛里、戀戀、小霧、冥的出現,讓她願意再次走出自己的世界,不然,她今天是不可能和他們相處那樣融洽。

        好友的相伴,感情也出現微妙的變化,小凌緩緩嘆了口氣,要不是當初那人的告白亂入,她和他……早在一起了吧?

 

 

 

 

 

 

小楓的後記

 

        閃……好閃啊啊啊啊啊──

 

        冥冥你那麼閃幹什麼啦!(文不是妳寫的嗎?)

 

        是說……大家有發現嗎?

 

        現在播放的「鏡音雙子──黃昏的惡作劇」其實是一首很像圓舞曲的音樂喔!

 

        中間的雪鈴聲像不像在聖誕夜,飄著細雪,情侶兩個互相依偎慢舞著,浪不浪漫呢?

 

        舞會一直是我想寫的題材,寫出來了我好感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湯圓 的頭像
小湯圓

湯圓在此就是我

小湯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