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呃……腦袋好昏……我勉強撐起身體,渾渾噩噩的起來。 

「妳醒來了呀?」我轉頭看向房門,雪菈正端著一盆水走進來。

「我又昏倒了?」雖然早就知道答案了,但我還是想確認一下,頭腦現在昏昏沉沉的,記憶也很片段,實在沒有能力獨自回想昨天事情的經過。

雪菈將清水放到旁邊的茶几上,把毛巾浸泡進去擰乾後,輕輕地擦拭著我的臉:「是啊!恭喜妳二度被審判抱回來。」

審判?我還以為會是太陽咧,畢竟害我失控的罪魁禍首就是他!好歹也該抱我回來當作道歉吧?為什麼最後會變成審判?

用冷水擦拭過後,我的腦袋稍微清醒了一些,昨天的一切慢慢想起來了。

雪菈打開窗戶透透氣,看著她的身影,我真的對她懷有一絲愧疚,我輕聲叫喚:「雪菈。」

「嗯?」她疑惑地轉頭看著我,我對她笑了一下,說:「謝謝妳昨天阻止我。」

她無奈的搖了搖頭,走到我的面前,伸手彈了一下我的額頭:「笨蛋,我可是妳的朋友,我不阻止誰來阻止?太陽嗎?我相他很可能還沒碰到妳就被妳殺了。」(此時遠處的太陽騎士長打了一個噴嚏。)

我呆愣了一下,隨後輕笑出聲。看我笑了,雪菈才露出放心的微笑:「梳洗一下吧!等一下要去找教皇他們喔!」

我們兩個簡單梳洗一下後,便前往教皇的房間。

才剛進去,便看見太陽騎士和審判騎士早在裡面等了,而教皇一看見我,便關心的詢問:「身體沒事了?」

「是,路琋亞已無大礙,多謝教皇陛下的關心。」我稍稍向他行個禮,然後聽到太陽不屑的「哼」了一聲。

……死太陽……你是有多恨我啊?有種說出來啊!

「經過討論,我們決定將妳們安排進聖騎士。雪菈小姐,妳就先待在我的小隊吧!可以嗎?」審判走到雪菈的面前,低聲詢問。

聞言,雪菈的嘴角下垂了幾公分,畢竟審判小隊的訓練是出了名的嚴苛,雪菈用哀莫大於心死的表情向審判點點頭。我丟了一個「妳保重」的眼神給她,換來的只有她狠狠瞪視的一眼。

「至於露琋亞小姐……」審判將視線轉到我身上,見鬼了,我眼花了對不對?我怎麼好像看見他的眼神閃過一絲柔情?

在我還在胡思亂想的同時,審判開口:「因為妳擅長使用弓箭,所以進入綠葉小隊可──」

「等一下,關於這一點我不同意。」從剛剛沉沒到現在的太陽突然打斷審判,走到他的身邊站好:「露琋亞必須進入我的小隊,射箭技術我會另外請綠葉單獨訓練她。」

……我沒聽錯吧?我被一個堂堂的聖殿之首指定加入他的小隊?那個比審判小隊還要折磨人,傳言做一個訓練少掉三年壽命的太陽小隊?我現在一定還沒清醒!一定是這樣!

我看向雪菈,她原本消沉的神色立刻換成幸災樂禍的表情,我還從她的眼神中解讀到「算妳衰,比我還慘。直接被太陽選進他的小隊,妳自求多福啦!」的意思。

一直在一旁聽著不出聲的教皇,聽到太陽的決定,急忙說:「太陽!這和當初決定的不一樣!」

我望著教皇,覺得有些奇怪,為什麼感覺他特別照顧我和雪菈?之前聽審判說,他軟禁我們的時候,是教皇下令要廚房做一些好吃的來給我們。現在又為了我要不要進入太陽小隊而和聖殿之首爭吵,真的好奇怪喔!

「我突然改變決定不行嗎?」太陽冷冷瞪了教皇一眼,教皇似乎也無話可說。

接著,太陽轉頭看著我:「這對於昨天趕恐嚇太陽,有著這份過人膽識的露琋亞小姐應該沒問題吧?」

……沒問題你個頭……我想我會進入太陽小隊肯定是無法變更了,總之現在先表現的謙卑一點吧,免得太陽將來報復我……

「……是,露琋亞沒問題。」

「很好。」太陽勾起一抹微笑,然後彎下腰靠近我,和我的臉保持幾公分的距離,撥開我的劉海,摸上我的額頭:「還有點燒,妳再休息幾天後,再來做小隊訓練吧!」

嗚嗚……至少我還有幾天可以活……

 

可惡!可惡!可惡啊啊啊啊──太陽你個死渾蛋!我每天都被小隊訓練累得夠嗆了,你現在又塞給我一推公文是怎樣──

我重重的將公文摔在桌上,然後整個人倒進床鋪,沒辦法,我現在時再提不起任何力氣去改那堆公文。

「看的出來太陽挺折磨妳喔!」雪菈笑著走進我的房間,因為在不同小隊,我們兩個自然而然的分房了。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我們兩人的房間「剛剛好」在太陽和審判騎士房間的對面……這是想監視我們嗎?我很懷疑。

「是啊……什麼人見人愛的太陽騎士……他根本是惡魔!」我把頭埋進枕頭中,悶悶的說。

雪菈忍不住笑出聲,拍了拍我的頭:「這妳不就怎知道了?剛剛的那些話小心別被太陽聽見啊,天知道他聽見了又會怎麼樣折磨妳。」

「我現在終於知道暴風的感受了嗚嗚……」我乾脆用被子蒙住身體,躲在裡頭哀怨的說。

「呵呵,那妳加油吧!我可不奉陪。」

「什麼啦……有時間說風涼話倒不如來幫我。」

「才不要咧,妳明明知道我對這些一竅不通。」

「……開玩笑的啦,我才沒這麼狠咧!改公文這件事妳根本和太陽一模一樣!」

雪菈苦笑著拉開我的被子,說:「把妳的白底金邊騎士服換下吧,先去吃晚餐。」

「妳幫我帶來我房間好了,我現在沒胃口……」我翻了個身,半睜開眼睛對她說。

「嗯,我晚點拿過來給妳。」說完,她便開門離開,但沒過多久,她又探頭進來:「忘了跟妳講,教皇說我們要洗澡的話去光明殿找祭司姊妹一起洗喔!」

我朝她揮揮手表示知道了,在床上發呆一陣子後,我才起身坐到辦公桌前,開始改起太陽交給我的公文。

幸好在學生會當了兩年半的學生會長,常常接觸一堆有的沒的事,改公文什麼的可說是駕輕就熟,要不然面對眼前的這些我肯定改得一個頭兩個大……

看著眼前厚厚一疊紙,我好有成就感……當拿去給太陽時,他還滿臉不相信!就這麼不信任我?

「改完了?一個小時?該不會是隨便改改吧?」看著手中足足有兩本字典那麼厚的公文,太陽用十足懷疑的表情看著我。

你那什麼話跟表情啊?告訴你,我可是曾經在一個小時內改完比你手中的公文還要多上幾十倍的份量耶!

「你不相信的話可以重新看啊,我不介意。」我冷冷地說完便想轉身離開,太陽卻直接抓住我的手。

他對我擺出太陽騎士專屬的燦爛微笑:「不曉得在光明神的照耀之下,露琋亞姊妹能否在今晚撥空前來太陽的陋室,與太陽聊聊光明神的慈愛?」

……你嘰哩瓜啦說一堆做啥?聽得我頭好痛……就不能簡單明瞭一些嗎?

一般的女性看見太陽燦爛的微笑都要尖叫昏倒了,但在我眼裡那笑容八成……不,十成十絕對有問題!

 

我的預感果然是對的啊──

晚餐過後我依約去找太陽,但敲門敲不到兩下,我就迅速被太陽抓進房裡。

當我看見他桌上滿滿都是公文,幾乎沒多餘空間時,我傻眼了──我的點不是眼前的公文山,比這份量還要多的我幾乎天天都在接觸──而是他竟然沒有丟給暴風來改?!

「那邊的公文就麻煩妳了。」他隨意比了一另外一張桌子後,便坐到第一張桌子前開始改起公文……我二度傻眼了。

天哪!我沒看錯吧?那位天天把公文丟給別人,一到要自己改就要死不活的太陽竟然在我面前改起公文?!天上的太陽要打西邊出來了嗎?!

看我還呆愣在原地,太陽有些不悅的說:「還愣著幹嘛?快去改啊。」

我愣愣地坐進第二張桌子,也開始改起公文。過程中我們並沒有任何交談,只是靜靜的改著。

大約一個小時後,我已經改完半張桌子的份量,稍微舒展一下筋骨,該是洗澡的時候了,雪菈應該已經洗完了吧?

注意到我站起來,太陽疑惑的問:「妳要去哪?」

「去光明殿洗澡。」淡淡的丟下這句話,我準備離開房間,但太陽動作比我還快,他早我一步阻止我離去。

「在我這邊洗就好了,幹嘛跑那麼遠?」……欸?

我花了一段時間才消化完這句話,臉頰頓時浮上紅雲:「隊、隊長你在說什、什麼啊?你、你是男的,我、我是女的……」腦袋打結,連我自己在說什麼我都不知道。

「幹嘛害羞啊?難道你怕我吃了妳不成?放心好了,妳這種身材還引不起我的興致!」

什、什麼話?!我也有C了好不好?!

「還是……」他突然靠近我,將我壓在浴室門前:「妳害怕自己一個人洗澡?要我陪妳也不是不行啦,我是完全不介意洗鴛鴦浴喔!」

……為什麼眼前的太陽給我有一種碰上大地騎士的感覺?

我一秒拉開浴室的門閃進去,用力給它關上,三個動作一氣呵成!看向一旁的鏡子,媽媽咪呀!臉也太紅了吧?!

洗完後,我頂著濕漉漉的頭髮出來,打算回房裡再擦乾。我發現太陽正雙手環胸,靠著浴室旁邊的牆壁上……該不會打從我一進去他就一直等我出來吧?怎麼看怎麼想都像是變態會有的行為……

我撇開眼神不去看他,只想盡快回到自己的房間。

當我握住把手,準備打開房門時,太陽突然一手壓在門上,一手輕握住我放在把手上的手,整個人貼在我的背後,在我耳邊低喃:「從今以後,妳要洗澡就只能在我這邊洗。另外,從明天開始,妳以後晚上的時間都是屬於我的,不准做別的事,只能來我房間,知道了嗎?這是身為隊長以及聖殿之首的命令。」

他說完後,便笑著拉開房門,將我推了出去,然後「碰」的一聲,把我一個人孤單的留在長廊上。

……哪個人可以來幫我解釋一下剛剛太陽說的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我以後只能在他那邊洗澡,晚上的時間都是屬於他的啊啊啊啊啊── 

〜〜〜〜〜〜〜〜〜〜

這一篇莫名抱字數啊……

太陽給我的感覺好像變態!(文不是妳寫的嗎?)

剛剛突然發現我的「失去一個,卻換來十二個」登上熱門文章第六名欸!

超開心的!

謝謝大家對我的支持喔!

不過……

露琋亞妳的貞操有危險了,妳保重……(別亂說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湯圓 的頭像
小湯圓

湯圓在此就是我

小湯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