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優雅的端著茶杯,臉上帶著微笑,身旁的雪菈似乎不怎麼自在。也是,畢竟對面坐的可是光明神殿的三大龍頭──教皇、太陽騎士、審判騎士。

「所以妳們真的是從異世界來的?」教皇用他那十五、六歲的容顏,一臉興奮地看著我們。 

「呃……算是吧……」雪菈用不怎麼確定的語氣回答。

我仍然帶著微笑保持沉默,大家一定很好奇我們為何會出現在教皇的房間裡對吧?請容我向大家解釋一下,所有的一切都要從稍早說起……

 

被審判多軟禁幾天後,今天一大早他便來到我們房間,說必須帶我們去一個地方,要我們準備一下。 

「……我說,審判騎士長啊……為什麼我們會出現在教皇的房間,而太陽騎士長也在?」我帶著微笑詢問,聲音卻比平常低了幾個八度。 

審判對我丟了個抱歉的眼神,開口:「對不起,太陽畢竟是聖殿之首,再怎麼樣還是得讓他知道才行。教皇會知道純屬意外,他無意間聽到的,不得已才說個大概給他聽。」 

無意間聽到?你們到底是在多公開的場合討論這件事啊?要不要我給你一支麥克風,然後讓你像全聖殿說我和雪菈的事? 

我額上冒出青筋,雙手緊握成拳頭,拼命叫自己忍耐住。偷偷瞄了一眼雪菈,哇!臉全黑了!看來她氣得比我不輕啊…… 

「既然人到了,就來好好說清楚講明白吧!」太陽站在一旁,直接對我們下達這道命令。 

什麼?還要再講一次?!拜託!我最無能的就是說故事了!你現在突然要我完整的說出來我很難做到好嗎?! 

我頭疼的揉揉太陽穴,將雪菈推到前面,對她丟了個「妳來解釋」的眼神後,逕自坐進一旁的沙發中。 

搞什麼……為什麼腦袋還是這麼昏……感冒還沒好嗎? 

也許是知道我的處境,又或許是看我臉色比平常有些蒼白,總之雪菈沒多說什麼,坐到我的旁邊後,開始解釋所有的來龍去脈……

  

……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所以了解我們為何會出現在這的原因了吧? 

突然,我感到一股非常奇怪的視線朝我射來,順著那視線望去,發現太陽正用一種很怪異的表情盯著我……喂喂!你那什麼眼神啊?莫名來到你們的世界我也很無奈啊!誰喜歡離開自己原本的世界,穿越到其他時空啊! 

不過,他難得沒有笑容,嚴肅的表情卻讓我意外感到熟悉…… 

「就說不是她的錯了!哥哥你還想怎樣?」 

「不是她的錯?要不是她,妳今天會遭到這種待遇嗎?!」 

「你到底在執著什麼?為什麼非得把她說那麼難聽?我拜託哥哥,停手吧!」 

「我不會停手!我一定要她嚐嚐妳所受到的羞辱!」 

「那些我很樂意替她扛下來!拜託你別煩我們了行不行?!你這樣子真的讓我很厭煩欸!我不再是當年無知的小女孩了!別管我了行嗎?!」 

「好啊!既然妳決定如此,那我們永遠不再是兄妹!」 

「……亞……露……亞……露琋亞!」身體猛然被推了一把,糟糕!不小心陷入過去的思緒了!都是太陽你的表情害的啦! 

我急忙甩甩頭,讓腦袋清淨一些,映入眼簾的是雪菈擔心的神色。我拍拍她的手,對她露出微笑,要她別緊張。

「露琋亞小姐,妳沒事吧?是不是病還未痊癒?」審判擔心的詢問,甚至還想起身過來查看我的狀況,我一個手勢要他坐下別動。 

「我沒事,別擔心。」我勉強笑了下,不過是掉入回憶而已,你們那麼緊張幹嘛? 

教皇沉思了一下,雙手交握在胸前,突然正色看著我們兩個:「我問妳們,妳們會不會使用聖光?」 

聖光?拜託!我們是從別的時空來的,根本就不是你們世界的人。別說使用了,光是聚集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啊!不過雪菈卻用期待的眼神看著我,好吧,姑且試試看好了,反正不一定會成功。 

……我錯了……靠!我手中這團聖光是怎麼回事?我什麼時候有了可以聚集聖光的能力啦?

「太好了!這樣妳們就可以當祭司或是聖騎士了!」教皇一個拍手,開心的說。 

我們兩個默契十足地轉頭盯著他,教皇開口解釋:「沒辦法,誰叫妳們的身分太特別了,不給妳們冠個職位什麼的,很容易讓別人起疑心。既然有聖光能力,就看妳們想當祭司還是聖騎士嘍!」

祭司或聖騎士嗎……那我想…… 

「聖騎士!」雪菈我愛死妳了!不愧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死黨!直接說出我的心聲啊! 

審判聽了,似乎有那麼一點點開心,他點點頭後說:「我知道了,雪菈小姐可以先編入我的小隊,露琋亞小姐會使用弓箭,先編入綠葉的小隊吧!太陽你覺得如何?」 

「……不行,我反對。」沉默許久的太陽一語驚人,讓我們十分錯愕。

「為什麼?」雪菈突然激動地拍桌站起,怒瞪著太陽:「為什麼我們不能當聖騎士?」 

我連忙拉住她,低聲勸說:「冷靜一些,當祭司也沒什麼不好。」 

「但我沒辦法當祭司啊!」雪菈轉過身撲倒在我的腿上悲泣。 

……我忘了眼前的這位少女除了體育項目拿手以外,其他事情一概無能,比小學生還不如……怪不得她會這麼執意當聖騎士。 

我無奈的拍拍她的頭,抬頭看向對面的三人:「不好意思,可不可以再多給我們幾天思考一下?」

其他二人點點頭,唯獨太陽用一種不屑的眼神看著我:「我沒意見啊!只要妳考慮好後,別加入聖騎士就好。」 

聞言,審判皺了下眉頭,狠狠瞪了太陽一眼。 

雖然我不想承認,但我聽出話中的意思了。就因為我們是女生,所以你看不起我們是吧?難道女孩子很沒用嗎?女孩子的體能就該被看扁嗎? 

我火大的站起,走到太陽面前,彎下腰看著他:「是誰規定女生不能當聖騎士?」 

他似乎被這問題嚇到了,愣愣地看著我,我勾起一抹微笑,抓住太陽的衣領,將他拉到自己面前:「要不來比試一下如何?用實力來定奪,您覺得這方法怎麼樣?嗯?太陽騎士長?我聽說您的劍術似乎不怎麼樣呢!」 

也許是我抓得太緊,太陽開始有些呼吸困難,喘不過氣,見我失控的舉動,雪菈整個嚇傻了,急忙上前抓住我的手,將我拉離太陽。 

一得到自由,太陽撫著胸口劇烈咳嗽,憤怒淹沒我的理智,我想衝上去揍太陽好幾拳,我才不管他是不是聖殿之首,既然敢小看女孩子,那他就要為他說出的話付出應有的代價! 

「露琋亞!沒事的!冷靜一點!」雪菈用盡力氣緊緊抓著我,低吼著,但我根本聽不進任何一句話,回憶一幕幕衝擊我的心,但全是一片模糊。 

理智線斷了,現在的我宛如一支抓狂的野獸,要是不解放,不發狠,就會做出難以彌補,讓自己十分後悔的蠢事出來。 

「露琋亞!」 

那聲大吼讓我愣住了,也喚回了神智,我茫然的看向雪菈,剛剛的怒吼就是她叫的,她卻一把將我擁入懷中,摸著我的頭,拍著我的背,在我耳邊低喃:「好了,沒事了,真的沒事了,我就在妳身邊啊!冷靜下來……」 

我看到其他三個人都露出錯愕的神情,正想問發生什麼事,卻發不出半點聲音,腦袋也昏昏脹脹的,身子好重……然後我眼前一黑,身子一沉,接下來發生的事我一概不知道……簡單來說,我二度昏倒了。 

(第三人稱視角) 

「露琋亞!」

露琋亞軟綿綿的倒下,雪菈的反應也很迅速,她急忙蹲下來接住好友,不至於讓她倒在地上。 

「……我先送妳們回房間。」審判上前一步,蹲下身將露琋亞抱起,微微向教皇行個禮後,和雪菈一起離開書房。 

看著被審判抱在懷裡的好友,雪菈突然小聲地開口:「請別責怪她,露琋亞是因為太陽騎士長的態度害她想起一些不方便說的回憶才會失控的……今天的這件事不能算是她的錯……」 

「是和妳有關的?我看的出來她很在意朋友,剛剛也是由妳喚回她的神智。」 

「……對,是和我有關。」 

「我知道了,我不會怪她。太陽今天的態度是真的有些過份。」 

「……謝謝您。」 

三人回到原本的房間,審判溫柔地將露琋亞放到床上,然後轉過身面對雪菈:「今天的事我會再跟太陽談談,妳們就先好好休息吧!等明天她醒過來後,妳們再一起去教皇的書房。」 

「好。」目送審判離開房間,雪菈嘆了一口氣,回頭看著床上昏迷中的露琋亞。 

她走到床邊的椅子坐下,輕撫著好友有些蒼白的面容,雪菈再怎麼堅強,也忍不住落下一滴溫熱的液體。 

「就跟妳說過了,那真的並不是妳的錯啊……為什麼還要如此自責呢……」握著她的手,雪菈喃喃。 

這些話,夢中的她也能否聽見呢…… 

〜〜〜〜〜〜〜〜〜〜

感覺變得有些沉重悲傷呢……

到底是什麼事咧?可以讓露琋亞如此失控?

她們兩個到底可不可以當聖騎士呢?請待下回分解!(被打)

是說今天的論壇怪怪的……

不曉得怎麼回事,過一段時間點進去就會跳出其他畫面……

簡單來說就是進不去!

真的是論壇怪怪還是我電腦有問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湯圓 的頭像
小湯圓

湯圓在此就是我

小湯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