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菈無助的跌坐在地,我則茫然的看著四周。這裡真的是吾命騎士裡,聖殿中的花園場景耶。 

「露琋亞……」雪菈搖了搖我的手,我只回給她一個苦笑,因為我也不曉得該怎麼辦才好啊! 

我索性蹲下來,和她的視線成水平,說:「先這樣吧,我們分開行動,先找出可以回去的辦法!」 

雪菈點點頭,然後我們兩個便朝不同的方向前進。 

我一個人走在聖殿的長廊上,奇怪?今天放假嗎?怎麼都沒看到半個人? 

忽然,前方走來一個人影,我心中一喜,急忙跑上前去,但下一秒,我後悔了,並且跟光明人懺悔自己愚蠢的決定。 

因為眼前的人可是三黑代表──黑眼睛、黑頭髮、黑衣服──傳言三歲小孩聽了會嚇哭,晚上怕到不敢睡覺的可怕人物,審判騎士呀! 

我想轉身逃開,但雙腳卻不聽使喚,審判騎士也以最快的速度走到我面前。 

「妳是誰?我從沒見過妳!也沒穿祭司袍,所以不是光明殿的人?妳究竟是何人?闖入聖殿有何目的!」聽見用那低沉嗓音的質問,我可一點也愉快不起來啊……

現在的審判渾身散發黑氣的樣子好恐怖……犀利的眼神緊盯著我,彷彿有著無形的壓力壓在我的身上,壓得我喘不過氣。 

糟!意識開始渙散了,我雙腿一軟癱坐在地,身子一歪,馬上要和地面來個親密接觸。算了,痛就痛吧!反正都要昏了還去在意那痛覺幹什麼?

在我閉上眼的前一刻,好像看見一個黑乎乎的東東接住了我……不重要了!各位晚安啦!

 

「唔……」我緩緩睜開雙眸,身下是很柔軟的感覺,上面還蓋了件被子……我在床上?

「哎呀呀,我們天不怕地不怕的露琋亞竟然會怕一名區區的審判騎士?還被嚇昏了咧!這可真是稀奇啊!」一個很欠揍的聲音在我床邊響起,會這樣諷刺我的人除了她,絕沒有第二個人──雪菈。

「少在一旁說風涼話!下次換妳去面他對試試看!妳都不曉得那種感覺有多恐怖……」我沒好氣的白了好友一眼,扶著自己的額頭,撐起身子坐起來。

雪菈將一旁的麵包遞給我,剛好,我也餓了,我接過後便啃了起來。 

她一邊看著我吃東西,一邊托著腮說:「提醒妳一下,我們被軟禁了喔!」 

……相信我,如果現在有水我一定噴水給你看我跟你講! 

我停下啃食的動作,瞪著她:「誰軟禁我們的?還有妳為什麼會在這?」

雪菈無奈的攤手,說:「還能有誰?不就是審判騎士嗎!我碰巧遇上抱著妳的審判騎士,因為說認識妳,所以就被他關在一起嘍!」 

天哪!我上輩子是造了什麼孽嗎?無緣無故穿越到吾命世界就算了,還被當成可一份子而遭到審判的軟禁,我這是什麼命運啊這!我掩面悲泣。 

「我倒覺得還好啊!只不過失去自由而已,他們也沒對我們怎樣。何況這邊提供的伙食還不錯吃。」……這倒也是。 

我只能說聖殿提供的東西比我們原來的世界的食物要好吃一百倍呀!被軟禁還能吃到這麼好吃的食物,連我都覺得這待遇不怎麼差了…… 

長長的髮絲垂落到胸前,我輕撫著,突然問向雪菈:「妳有多的髮圈或能綁的東西嗎?」 

「幹嘛?」嘴上這麼問,她還是從身上找出一條天藍色的絲帶遞給我。 

「我要把這莫名變長的長髮綁起來。」我咬著絲帶,一邊將頭髮梳成平常馬尾的樣子。

「欸?可是我認為妳放下來比較好看耶!」

「……很熱欸……」

這時,門外突然響起敲門聲,接著有人推門而進……是審判騎士! 

他一進來看我好端端的坐在床上,似乎鬆了一口氣,也是,一名少女突然昏倒在自己面前,是人都會有點擔心吧? 

「不好意思,當時嚇到妳了吧?」雪菈立刻讓出她原本坐的地方,走到床的另一邊,直接坐到窗台,上不過審辦沒有要做的意思,雪菈妳多此一舉了。

令我震驚的是,審判竟然微微彎下腰,手貼在我的額頭上:「嗯,燒已經退了。」 

……燒退了?

我狐疑地望著雪菈,她只是攤手,對我伸出三根指頭,審判看不懂,但我卻了解那三根手指以及她的眼神所給我的意思了。 

不是吧?我不但被審判的氣勢嚇昏,還嚇出了病,昏睡了三天?這……會不會太扯了一點? 

會,扯到爆了!雪菈丟給我一個像是在看蠢蛋的眼神。 

我無言了下,為什麼我們的默契可以好到直接解讀眼神的意思呢?

誰叫我們算是吃同一個奶長大的好麻吉?雪菈白了我一眼。 

……別再解讀我的心行嗎?! 

「雖然在妳大病初癒的時候問這個很不得體,但我還是很想知道妳們是什麼人。」審判坐到椅子上,平靜的問。 

什麼大病初癒……哪有那麼嚴重?不對,昏睡三天似乎真的挺嚴重的…… 

「呃……說起來挺複雜的……」雪菈跳下窗台,坐到我的床上。

審判卻搖了搖頭,說:「沒關係,說說看。」 

我們兩個互看一眼,然後輪流將事情的經過交代一遍,審判越聽眉頭就皺越緊,幾乎可以夾死一隻蚊子了……或者是一隻蒼蠅?噗!想到就好好笑。 

嘴角忍不住上揚,審判朝我投來一個擔心的眼神,什麼啊!我只是想到好笑的畫面而已,你那是什麼眼神? 

「請您別擔心,審判騎士長,她常常會突然這樣傻笑,當空氣就好,不用特別去在意。」雪菈你沒事在審判面前虧我做什麼?還是笑著說的!還有審判你別一副了解的樣子啊,還點頭咧! 

嗚嗚,臭雪菈,我的形象會被妳給毀了啦! 

忍住想翻白眼的衝動,我勉強的露出微笑:「讓審判騎士長擔心了,但可否請您暫時先別將我們的事告知其他人好嗎?」 

審判愣了下,皺著眉說:「這樣好嗎?」 

廢話!當然要這樣啊!難不成要向所有人大聲宣佈我們是從別的世界穿越過來的啊?要是引起恐慌我和雪菈可是不會幫你收拾善後的! 

雖然心裡這麼想,但我還是保持微笑:「拜託您了!」 

在我們如此堅持下,審判終於點頭答應:「我知道了,但這幾天還是得委屈妳們,暫時別出這個房間。」說完,他便行禮離開。 

待審判一走,我立刻跳下床,三天沒動了,身體好僵硬啊!稍微動了幾下,舒緩一下筋骨,這才變得靈活一些。 

打量著房間的周圍,我在不遠處的桌上發現一個令我非常熟悉的東西。我走過去,將它握在手中:「怎麼會有弓?」 

「不曉得,審判說是在花園找到的,應該是我們的武器。」雪菈走到我的身邊,將一旁的劍拿起來。 

……搞什麼?穿越也可以將我們擅長的事變成擅用的武器? 

忘了說,在學校我是弓箭射的社長,雪菈則是劍道社的社員。 

不是我自誇,我射箭的技術可說是強到爆,雪菈曾經跟我說如果我的技術稱第二的話,那可沒人敢稱第一……或許綠葉騎士長可以?

我彈了幾下弓弦,彈性還不錯,從箭筒抽出幾支箭搭在弓上,隨意就射出了三支箭。 

嗯嗯!這弓箭真不錯!雖然比之前的弓重了些,但使用起來感覺還不賴! 

「露琋亞……」 

呃……怎麼突然覺得背後好冷……我緩緩轉過頭,發現雪菈正寒著臉盯著我看,眼神惡毒到不把我生吞活剝,撕個碎爛會死不瞑目……嗚咿!雪菈生氣了! 

剛剛射出的三支箭好死不死,正巧插在她的左右雙頰各一側的牆壁,另外一隻則插在她頭頂上的牆壁裡…… 

老天……怎麼會那麼準……我吞了一口口水。 

「露琋亞妳是活膩了想死嗎──」 

嗚嗚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啦!雪菈妳饒了我吧── 

〜〜〜〜〜〜〜〜〜〜

呵呵第一章出爐了!

是說怎麼感覺露琋亞的個性和太陽好像……

有一種會被他帶壞的感覺欸……

雪菈啊

妳就加油吧!好好管好妳死黨,千萬別讓她被帶壞啊!(被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湯圓 的頭像
小湯圓

湯圓在此就是我

小湯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