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雨滴滴答答的打在窗戶上,在這寧靜的房間中,是一種微弱的噪音。

      泉坐在床鋪上,少靠在窗台上,凝視著雨珠緩緩滑落,執起手上的相片,他深深沉思著。

      相片上是一家四口,裡頭的小男生無疑是小時候的自己,但他懷中的少女又是誰?

      自從他出車禍後,對於之前所發生的事,沒一件記得,那塊記憶,彷彿被抹去了一般。

      他……究竟是為甚麼會出車禍?他……究竟遺忘了什麼?

      門「喀啦」的開了,微弱的光線照進幽暗的房間中,一名少女正可憐兮兮的望著他。

      「泉哥哥……你醒了嗎?」她怯生生的問道。

      泉微微苦笑了下,放下手中的相片,向她招招手。少女緩緩踏入房內,輕輕的帶上門,輕手輕腳的爬上泉的床。

      撫摸著她褐金色的長髮,泉柔聲的問:「又做惡夢了?」

      「嗯,好可怕……」窩進他的懷中,少女點點頭,眼角帶著淚珠。

      「小琦不怕不怕喔!哥哥就在妳身邊呀!」泉攬著她,拍著她的頭輕聲安慰。

      說完,他微微一楞,這話……怎麼會如此熟悉?好像在哪也說過相同的話一樣……

      「嗚……嗚……」

    「怎麼了?怎麼獨自一個人在黑暗中哭泣呢?」

    「哥、哥哥……好可怕……人家……人家剛剛做了……惡、惡夢……」

    「啊……好了好了!小楓不怕不怕喔!哥哥就在妳身邊不是嗎?」

      小楓?小楓是誰?自己是她的哥哥?那小琦呢?小琦又是自己的甚麼人?自己……我是誰?

      無預警的頭痛席捲而來,泉皺著眉頭,緊按著太陽穴。

      「哥、哥!你怎麼了?又頭痛了嗎?」琦叫喚著他,濃濃的擔心全寫在臉上。

      「沒、沒事……我好多了……時間還早,妳要不要再睡一下?哥哥陪妳。」泉勉強笑了一下,輕拍著琦的背問道。

      她搖了搖頭,眼神撇向泉擱在一旁的相片,輕輕掙脫他還著自己的雙手,起身撿起相片觀看。

      琦看了會,覺得相片裡的小女生和泉有些相像,她指著那女生,問:「哥哥,這女生是誰?」

      泉聳了聳肩,再次凝視著窗外。琦的心裡明白,或許,這女孩兒就是泉的親生妹妹吧?

      剛剛的頭痛是因為想起往事?那他口中小聲念著的「小楓」該不會是指相片中的女孩?終有一天,泉一定會回那女孩身邊……

      琦下意識握緊相片,身體微微顫抖,好不容易有了個哥哥,她……不想就這樣失去!

      她只有一個心願,祈求上天讓泉想起往事的時間……可以晚點到來。

      泉沒注意到琦的異樣,他呆愣的盯著窗外,再次陷入回憶的泥沼……

〜‧〜‧〜‧〜

      一大清早,銀楓便嘟著嘴走讚雷門的校園,身邊跟了位貌似在請求原諒的紅芸以及雙手枕在腦後,一臉看戲欠揍樣的傑克。

      最後,他實在看不下去,乾脆開口勸說:「好了啦!小楓!妳是要氣到什麼時候?氣一次會短命三秒喔!」

      「真的很對不起啦!現在不就要去找他了嗎?」紅芸搖著摯友的雙手,可憐兮兮的說。

      「哼!本來可以更早的啊!要不是小紅妳行李太多,不然會拖到今天嗎?」銀楓翻了個白眼,甩開紅芸的手。

      聞言,她撇了撇嘴,一臉委屈:「我有什麼辦法?小楓妳又不是不知道我媽的個性,這又怎麼能怪我?」

      看她這樣子,銀楓嘆了口氣,對她展露笑顏:「開玩笑的啦!妳以為我真會怪妳?」

      「是說……這時間他會在嗎?」走了這麼久還不見人影,傑克感到有些懷疑。

      但他的話剛說完,馬上就遭到兩位女生的白眼。

      「傑克是笨蛋!足球社是不需要晨練喔?」銀楓沒好氣的說,指向在操場上練習的少年們。

      遠遠便見那些人有些在練球,有些在練習,三個人很快便找到他們要找的少年。

      「小凌!」躲在樹的後方,銀楓輕聲叫喚著。

      聽到叫喚而感到疑惑的他回頭一望,一楞,隨即展開笑容走向她:「小楓,今天怎麼會有空過來?不找風丸學長嗎?」

      「才不是!只是好久沒見到你了嘛!我帶了兩位『熟人』過來了喔!」銀楓笑著回答,一邊朝不遠處招手。

      看見來人,小凌的嘴瞬間張超大,指著他們,有些語無倫次:「他、他們……怎、怎麼會……」

      「嚇到了吧?小紅和傑克昨天轉回來嘍!」

      小凌呆愣了好幾秒才回過神,剛回神,他直接撲抱傑克。雖然他也很想抱紅芸,但對方是女生,老師有教,「男女授受不清」,所以碰不得啊……

      「哇想死你們了!傑克!你在哪班?」他拉著傑克,開心的說。

      「蛤?小楓隔壁啊!超巧的!」

      「有小霧和戀戀?」

      「大概吧?昨天好像有聽到這兩人在班上。」

      小凌聽完,又是往傑克身上一撲,差點把他撞倒:「又和你同班了!我好開心喔!」

      「欸?!那我昨天怎麼沒見到你?!」傑克大吃一驚,依照四個人多年的感情看來,沒道理小凌在聽見失聯多年的兩人回來了還不出現。

      「喔!我昨天請假沒來……」他的話還未說完,見看見被晾在一旁的兩位女生突然玩起你追我打的遊戲。

      「小凌昨天請假,見了還不是白見!小楓妳還怪我!」

      「對、對不起!我忘了嘛!小紅別打了啦!」

      望著兩位女生的追逐,兩位男生同時攤手搖頭。

      「還是這麼幼稚!怪不得沒男生喜歡妳們!」傑克搖著頭說,而小凌卻陀然向後退十幾步,傑克疑惑的看著他,他只比了下傑克的身後。

      傑克感到背後一陣陰涼,緩緩轉過頭,某兩隻腳默契十足的踹上他的背。還來不及反應,傑克就和地面來個全身性的親密接觸。

      「妳們兩個……」臉趴在地上,只聽得出模糊的幾個音。

      紅芸雙手抱胸,氣憤的說:「你活該!誰叫你要說我們幼稚和沒男人緣!」

      「這是事實好嗎……唔唔!」小凌摀住傑克的嘴,免得他再說出什麼話激怒對面的少女,不然明天可是會發生流血凶殺案!

      要是明天報紙刊登「雷門國中發現一名慘遭無情分屍的無名男子」為頭版的話……這能看嗎?!嗚嗚!光想就覺得好恐怖!

      「算了!不跟妳計較!好男不和女鬥!」

      「……你是好男嗎?」

      「喂喂!妳什麼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小凌目瞪口呆的看著兩人的鬥嘴吵架,說:「三年沒見,他們怎麼唯一這點沒長大啊?」

      銀楓也是無奈的笑了笑,但……很懷念呢!

      「是說……泉哥還是沒消息?」傑克摀住紅芸的嘴,哪壺不開題哪壺的問,一與戳中銀楓內心的傷痛,笑容黯淡,她微微點了個頭。

      「傑克!你真的是!」紅芸再也受不了他的遲鈍,二話不說直接開打,這一次,小凌也不打算再幫他了。

      「嗚嗚!小凌救我!」

      「你活該,自作自受!」小凌訕訕然的說完,將目光鎖定銀楓:「找這麼久都沒消息,會不會是失去記憶而回不來?」

      失去記憶?這可能性銀楓不是沒想過,若真是如此,她只求哥哥什麼都忘記了,就是千萬別忘記她。

        無聲的淚水,再次滴落……

〜‧〜‧〜‧〜

        疼痛再次傳入大腦,泉難過的倒吸一口氣。

        「唔……」他緊抱著頭,一個模模糊糊的影像閃進他的腦海中。

        畫面中有個小女孩,似乎正對著某個人吶喊,那人……似乎是自己?還有兩位金髮和紅髮少年?

        是誰?到底是誰?但這一切為什麼卻又如此模糊?

        泉想再想得更加仔細,想試著讓畫面更加清楚,但當他伸出手抓住那思緒時,那思緒彷彿長了翅膀,悄悄的從他指尖飛逝,不留一點餘地。

        終究,泉還是沒想起畫面中的小女孩,偏偏這一切卻被琦看在眼底。

        不要想起來,拜託不要想起來!琦在內心無盡的吶喊。

        她真的……不想失去哥哥啊!求求老天爺,別讓他想起過去的一切!

        一次就好了,讓她任性一次就好……拜託老天爺一定要實現她這微小的願望……

 

 

 

小楓的後記

       ……我知道大家看到最後一定會認為小琦很任性……

      但我要澄清!對於我們沒有哥哥姐姐的人很合理喔!

      想要一個哥哥或姊姊的心情,我們比任何人都還要清楚明白。

      同樣身為長女,什麼都得顧慮到弟妹,什麼都不能依自己的心為優先,對我們來說,也是很渴望能有個比自己大的人來保護我們,可以依著我們,讓我們耍任性……

      所以,請大家別把小琦當壞人看喔!

      是說我家傑克今天還真的很欠揍……

      天啊!傑克你被冥冥帶壞了啦!這不科學啊!你跟他不同班欸!啊……不對……傑克和冥冥是室友……被帶壞有可能……

      不對不對!傑克不可以被帶壞!冥冥你現在、立刻、馬上離他遠一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湯圓 的頭像
小湯圓

湯圓在此就是我

小湯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