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打有狩屋的同人文欸!

但基於本人偏愛性向...大家心知肚明啦!(踹死

這篇是我無意聽音樂時蹦出來的梗

若是有雷同到的抱歉啦!

...很神奇...每次我所想到的梗...有時都會莫名和其他人相像欸...

該怎麼說?要說默契太好?(再次踹死

====================================

(神童視角)

喜歡你已經超過十多年了,這份感情,我仍然說不出口...

今天,我的思緒依舊停留在你的身上。

「在想甚麼?今天一直恍神啊你。」我的肩膀被拍了一下,回過頭,你正一臉擔心地望著我。

「沒什麼啦...」我露出笑容,將身體轉回來,面對寫滿英文句子的黑板。

你問我在想甚麼?我總不能說我一直在想你吧?

 

我表面上冷酷,其實是個膽小鬼,明明喜歡你喜歡的要死,卻始終說不出口,我不敢想像要是你知道了,會有甚麼反應...

我只希望,維持這樣就好,只當最好的朋友就好,你肯陪我就好。

原以為事情費如此簡單,原以為我的願望會永遠實現,但我錯了...

大錯特錯。

自從他踏入我們的生命,這一切,在一夕間全變了樣。

狩屋正樹。

他來了之後,我很明顯感覺到你正一點一滴地改變。

似乎,心理不再只有我,不再只關心我,整天狩屋這狩屋那,表面上是在向我訴苦,但你並不知道,你在說這些話的同時,臉上是帶著淡淡的微笑,有著說不出的幸福。

是我看錯了嗎?如果可以,我倒希望這是真的...

心...碎了...

碎成百萬片,千萬片...

為甚麼這樣對我呢?為甚麼如此微小的願望也無法實現呢?

曾希望這一切只是場夢,醒來時,你還是原來的霧野蘭丸,還是原來肯陪我聊天的霧野蘭丸,還是心中只有我的霧野蘭丸...

但這一切,全是我的空想罷了...

我的心情,你是否察覺到了?

 

(霧野視角)

現在想想,有多久沒好好陪陪拓人聊天了?

自從狩屋那臭小子入部後,整天被他纏得死去活來,被整得多次想跳樓自我了結,似乎沒剩多少體力來陪拓人談心。

他現在,很孤單吧?說不定,正躲在某處獨自哭泣...

算了!別想太多啊我!現在去找他不就得了?

才剛要走,衣袖卻被某個東西拉住,回頭一望,天啊!是狩屋!

「學長!跟我來一下!」不等我回答,他直接強拉我到校園的某一棵樹下。

「幹嘛啦?!」我甩開他的手,不耐地大喊。

「學長,我喜歡你!」

「...蛤?」

「學長!我、喜、歡、你!」

轟!腦袋彷彿被炸了一下,秀逗了...

誰來跟我解釋一下這是怎麼一回事啊啊啊啊啊!!!!

是怎樣?狩屋和我告白?是懲罰遊戲輸了嗎?不不不!!以他的個性不可能這麼做!這肯定是甚麼整我的惡作劇!這臭小子最愛整我了!一定是這樣!錯不了!

「...你在整我嗎?」我脫口而出問道。

見他傻住,看吧!這不叫整我叫甚麼?

「...學長大笨蛋!!」他丟下這句,便轉身跑開。

搞甚麼?先跟我告白又罵我笨蛋?真是夠了!這臭小子真的很欠扁...

 

(狩屋視角)

學長是宇宙無敵史上超級大笨蛋加白癡!!氣死我了!!

好不容易提起勇氣向他告白,換來卻是一句「你在整我嗎?」?!

拜託!這是甚麼話?!我看起來像是在開玩笑嗎?

我洩恨似地踹了一下樹幹,白癡啊我...疼死了...

只是單純喜歡個人,為甚麼會如此痛苦呢...

 

(神童視角)

我獨自一人待在音樂教室中彈著鋼琴,悠揚的旋律撫平了我內心起伏不定情緒。

門「刷─」的一聲打開了,進來的是你。

「看你一臉苦瓜樣,又被狩屋欺負了?」我打趣道。

「不算是...是被說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話。」你找了張椅子坐下,道。

「喔?被說了甚麼?」我闔上鋼琴蓋,隨手拉了張椅子和你面對面坐下。

「不知道...他今天突然對我告白。」

聞言,我愣住了,告白?

「那你怎麼回他?」我小心問著,急著想知道答案。

「肯定是惡作劇啊!所以回了一句『你在整我嗎』。」你一邊伸懶腰,一邊慵懶地回我。

聽了你的回答,我鬆了一口氣,你會這麼認為,代表我還有機會嘍?

那...我想...我也該說了...這份藏在心中十多年的感情。

「蘭丸...」

「嗯?」

「我喜歡你。」

 

(蘭丸視角)

天哪!我上輩子是得罪甚麼人嗎?先是那臭小子,再來是拓人,兩人都跟我告白,都說喜歡我是怎樣?

「拓...拓人,你...你在開玩笑吧?」我苦笑道。

「不,我很認真。」看你一臉堅決的樣子,真的不像開玩笑...

「我喜歡你有十多年了,只是...不敢說出來...我怕...你會覺得噁心或討厭...」你望著我,平靜地說道。

「呃...」我不知如何回話,只能搔著臉,不敢正視你的眼睛。

「你會...討厭嗎?」

討厭?唔...這感覺說不上是討厭,反而帶點期待和喜歡?

你靜靜地望著我,似乎正等著,我的答案。

「唔...我...好像不討厭...」你聽了我的回答,露出放心的微笑。

你忽然俯身向前,向我靠近,一個軟軟的東西貼了上來。面對你放大好幾倍的臉龐,我的腦袋頓時打結,糾成一團...

不久,你離開了我,我花了一點時間才回過神。

「啊...嗚...嗚哇啊啊啊!!!」等我搞清楚剛剛究竟發生甚麼事後,我嚇到直接跌下椅子。

「拓...拓人你...」我捂著嘴,已經語無倫次了...

「呵...你臉紅的樣子還真可愛!」說甚麼啊你...總有股衝動想打下去...

雖然我被吻了,但...並不討厭。這個吻,有一種甜甜的味道,蠻享受的...等等!我在想甚麼?!

「蘭丸,你喜歡我嗎?」你蹲下來向我問道。

「呃...我...」正要回答,教室的門卻突然拉開,走進來一個人。

是狩屋。

他看起來...好像受到很嚴重的打擊...表情怪怪的,有點不對勁,難不成,我剛剛和拓人的事,他全程目睹了?

 

(狩屋視角)

一個人無聊地四處亂逛,無非是想散散心情。不小心走到音樂教室附近,卻目睹了我極不想,十分殘酷的畫面...

學長正和隊長接吻。

心,好像撕裂般疼痛...

為甚麼?難道...我不能代替他?

我想也不想,直接走進去。

「霧野學長,我喜歡你!」我再次提起勇氣告白。

「蛤?」

「我這不是在開玩笑!我很認真!」

「可...可是...」我看到學長下意識撇了隊長一眼,我的心...更痛了...

「那...我和隊長,你選誰?」

「欸?這太難為我了啦!」學長搖著手,向後退了一步。

我可不管,也管不了那麼多,現在,我只想知道答案。

 

(神童視角)

狩屋一進來就再次向你開口告白,但你似乎不怎麼接受。

「我和隊長,你選誰?」

雖然我也很想知道答案,但看你一臉十分困難的樣子,我真的不忍心逼問下去。

「你好好想想吧!」我拍了拍你的肩膀,轉身離開教室。

你不知道,在離去的那剎那,我臉上是帶著淡淡的微笑。

因為,我知道我的勝算很大。

吻你時,你沒有推開我,向你告白時,你也說不討厭。

這勝算不大嗎?

 

(蘭丸視角)

太...太誇張了啦!這臭小子又跟我告白一次,還丟下一個十分困難的問題給我是怎樣?!這我要怎麼回答?!

想了一整夜,仍是沒什麼頭緒...

煩死了!那欠扁的傢伙丟給我這問題想,我是回答得出來喔?!

一個是我從小到大的知心朋友,一個是整天以整我為樂的死學弟,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抉擇。

這兩方,一定會傷到其中一人。雖然我很想看狩屋受傷的表情,但...我做不到...

我真的...無法做下決定...

...不對...我不是做不出來,是在逃避...

答案,很明顯了不是嗎?我只把狩屋當學弟看,但是拓人,他不一樣...

我把他,當作戀人。

我,喜歡上拓人了,不,應該說很久以前就喜歡上他,只是我太遲鈍,現在才察覺到自己的心意。

找到了答案,我迫不及待地衝進教室。

「拓人,你跟我來一下!」

「啊?!等...等等啦!」

我拉著他來到一棵大樹下,決定告訴他我的答案。

「拓人,我...決定好了。」

你望著我,不帶任何一絲神情。

我深吸一口氣,「我,喜歡拓人!」

一陣靜默,你似乎愣了一下,才對我展開笑靨,你漫步走向我,托起我的下巴,吻上我的唇。

...好甜...的吻...

 

(狩屋視角)

只是等個答案,卻幻想破滅。

學長並不知道,我就在他們身後,如此殘酷的話語一字不漏地傳進我的耳中。

其實,我很早很早就知答案了。

我不需要學長明說,在教室他和隊長的互動,我就十分明白。

我談了一場註定不會成功的戀愛。

明明如此清楚,卻還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自己的口。

我...失戀了...徹底的失戀了...

無助,難過,痛苦侵蝕著我,淚水緩緩滑落,我靠著樹,跌坐在地。

好痛...真的好痛...

我,愛上了不該愛的人,這是場,永遠不會成功戀情。

 

我的初戀,沒有任何甜蜜。

只有,痛苦和辛酸。

 

====小楓的廢話=====

好啦!我知道如果結尾到蘭丸那結束,必定是好結局。

但本人就是手癢想寫出狩屋的心情咩!所以又變壞結局啦!(眾毆

喜歡一個人,卻又失戀,我能體會那種感受。

應該說,我的狀況比狩屋更慘吧?(笑

寫給喜歡的男生一張感謝小卡,卻當著我的面撕個碎爛,使我徹底失戀...

所以我才想說把這感覺,這心情寫出來...

讓希望是好結局的各位抱歉嘍!(笑

現在想想,我和狩屋同病相憐呢!

狩屋:喂喂!!誰要和妳同病相憐!!(死鴨子嘴硬

小楓:喔!閉嘴!(翻白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湯圓 的頭像
小湯圓

湯圓在此就是我

小湯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