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黑化有

+為H吧...我想...

+不喜者請按樓上小叉叉~

正文開始!!

 


 

「嘩---」冰水直倒在霧野身上,神童早在前一秒往旁邊跳開,但來不及連小櫻一同拉走,無辜的她跟著遭受波及。

「狩屋----!!」怒吼脫口而出,一陣微風輕拂,小櫻冷的不停打冷顫。

「好啦!要罵等一下再罵!先進去換衣服!感冒就不好了!」神童不管霧野的憤怒,硬是將兩人推進更衣室。

 

更衣室裡,小櫻不斷翻找著袋子,但就連一件球衣的影子都沒看到,不會吧...她該不會...忘了帶球衣?

該死...偏偏選在這時候...

從淋浴間出來的霧野見她還穿著溼透的制服,心裡大概猜到了幾分...

「沒帶球衣嗎?喏!這給妳!先穿著吧!」他隨手丟了一件自己的備用球衣給她。

「咦?不...不用了...」小櫻連忙拒絕。

「叫妳穿就穿!少在那邊囉嗦!」一個冷瞪視,小櫻立刻聽話地換上球衣。

「妳這樣也無法出去練習,乖乖待在這,知道嗎?」他下了命令,便轉身離開。

 

「咦?小櫻呢?」見只有霧野一人,神童一臉疑惑。

「她身體不舒服,我叫她待在更衣室休息。」他簡短地答道。

 此時,小櫻身上只穿著諾大的球衣,僅遮住內褲而已,她很慶幸自己並沒有忘記帶外套...

她站起身,將溼透的制服晾起來,慢步到了霧野的制服旁,順道連他的一並晾起。

她只希望制服快點乾,要不然...她穿成這樣子被看到可羞死人啦!!

 

悶熱的天氣,衣服最容易乾,但更衣室裡的小櫻並不知道,只能百般無聊地等待漫長時間。

這種天氣,也是最難熬的日子,大太陽下,足球隊的每一個人各個吃不消,圓堂和鬼道討論後,決定今天提早休息。

霧野急忙快步走回回更衣室,一想到小櫻獨自一人待在那兒,身上只著那件球衣,萬一被哪個禽獸不如的東西闖入...

想到這兒...他打了個冷顫,更加快了自己的步伐。

 

小櫻摸了一下制服,還是濕漉漉的...

嘆口氣,這樣是要如何回家啦!該死的狩屋...

「制服還是濕的嗎?」一道話語落下,小櫻嚇得趕緊回眸,霧野正站在門邊望著她。

「學...學長!?今天練習怎麼這麼快就結束了!?...啊...」想到自己的穿著,小櫻羞得轉過身背對著他。

霧野輕輕地將門反鎖,快步走到她的身後,將她轉回來,面向自己,輕輕地將她壓上牆壁。

撞入那湛藍的眼瞳中,那樣的深沉,那樣的溫柔,不禁令她著迷,也令她淪陷...

輕抬起她的下巴,霧野吻上了那兩片粉嫩的朱唇,撬開了小小的貝齒,舌根強悍地侵入,吸允著她口內的丁香,交纏著那柔軟的小舌。

唇舌交錯,分離時,細細的銀絲牽絆著兩人...

「學...學長...別這樣...會有人來的...」雙手抵在他溫暖的胸膛上,她輕聲抵抗著,語氣中卻又帶點期待。

「放心,大家都走了,沒人會發現...」他再次吻上她的唇,再次蠻橫的侵入,手順勢滑入那毫無防備的衣服裡頭,撫摸著底下那光華又柔軟的肌膚。

小櫻想要抵抗,但體內的酥麻感令她使不上任何力氣,只能任由霧野不停地對她挑逗著。

雙脣再次分離,霧野低頭望著懷裡的可人兒,她那未綁起的櫻色長髮披散在肩上,迷離的眼神仰望著他,被那樣的神情如此誘惑著,笑靨在他的唇邊綻放,俯下頭,開始往她的下方侵略。

吻上那纖細白皙的脖子,啃咬著,留下許多淡淡的粉色小點,撫上白皙的大腿,她輕聲地嬌囁聲,更增添了霧野的慾望。

找到她的敏感地帶,手指輕輕一滑,酥麻感瞬間傳遍她的身體,瞬間傳入她的心頭,身體不禁輕輕一顫,有些腿軟。

「啊啊...學長...嗯啊...」她那舒服的呻吟聲不斷傳入霧野耳裡,刺激著他刻意壓制的彭大慾望。

十指交扣,小櫻睜開櫻色的眼眸,對著他露出得無比的信任。

他再也壓抑不住,將她撲倒在地,深深地衝入她的體內,唇舌封住了即將脫口而出的痛楚,希望藉由親吻來減緩她的疼痛...

 

隔天一早,小櫻迷迷糊糊地走進校園,想到昨天所發生的事,她的臉就一片燥熱...個著裙子,手撫上自己的禁地,霧野的體溫彷彿還殘存在那兒...

一隻手輕摟住她的腰,小櫻回眸,霧野正滿臉笑容趴在她肩上。

「學...學長...」小櫻臉又是一紅。

「昨天...還舒服嗎?」低聲耳語,令她羞得急忙撇過頭。

「哎呀!早上別對我這麼冷淡嘛!」手輕柔地轉回來,霧野再次往那兩片唇瓣攻下去。

她轉過身,緩緩地抱住,回吻著...

「嘩啦...」冰涼的液體再次到在兩人身上,唯一不同的是,這次聞得到淡淡的檸檬清香...

「狩屋正樹-----!!!」

 

=====小楓的廢話=====

呀~!!

第一次寫好露骨的文喔!

連我臉紅心跳了!!

下次打算進攻到H文!!(妳別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湯圓 的頭像
小湯圓

湯圓在此就是我

小湯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