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

鏘!

屬於長劍撞擊的金屬聲特別響亮。

烈日之下有兩抹影子快速移動著,一名較為纖細的身影舉著長劍毫不留情地往對方砍去,不到幾分種的時間,敵方手中的劍被他擊落在地。

少年單手插腰,露出自信無比的陽光笑容,「我贏了。」

拋下手中的劍,他向陪自己對練的好友伸出手,「伊凱恩,你變弱了耶!一下就被打敗了不好玩。」

「不,是艾瑞爾你進步了。」喚做伊凱恩的青年握住對方伸來的手,借力從地上站起。

「還是要說你老了打不過依舊年輕有活力的我呢~」

對於小自己十歲友人的調侃,伊凱恩直接回給他一個大大的白眼,拍去身上的塵土,走到一邊將自己的劍撿起來,「你真的不考慮去當聖騎士啊?論劍術、騎術,甚至是射術你都有一定的水準呢。」一邊說他也一邊喝水解渴,順便拋了一個水袋給好友。

俐落地接下東西,艾瑞爾不客氣地灌起水來,並用手背抹去唇邊的水漬,「免了吧,那種吃力不討好的工作我才不幹呢!而且別忘了聖騎士要會使用聖光,我連這個都做不到要怎麼當?」

「我可以教你呀。」伊凱恩望著眼前的紫黑髮少年,用十分無害的笑容回應。

「噗!」還在喝水的艾瑞爾因為他的話瞬間嚇傻,口中的水全噴了出來。他被嗆得頻頻咳嗽,接著狠狠瞪向害他噴水的兇手,「靠!和你一起住這麼多年,同時也是身為你青梅竹馬的我怎麼不曉得你會使用聖光啊?!」

「因為你沒問。」眨著眼睛,伊凱恩的表情很是無辜。

「去你的!這種事還需要我開口問你才要告訴我嗎!」

「咦?難道不用嗎?」

「……」

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艾瑞爾懶得再和伊凱恩爭辯下去,將水袋塞進對方手中,隨手扯下髮帶,紫黑色的頭髮落至胸前。咬著緞帶,少年將因對打關係而散掉的頭髮重新綁好。

今年十三歲的他長得十分清秀,中性的臉龐和聲音分不清是男是女,紫黑色的頭髮、白皙的皮膚、水藍色的雙眸,走在路上任何人都會想再回頭看一眼。

「其實你頭髮不綁也沒關係。」站在一旁看他打理儀容的伊凱恩忍不住插嘴道,他是真心認為艾瑞爾放下頭髮比綁著好看許多。

伊凱恩比他大了十歲,活脫脫是名俊秀的帥哥,棕色的長髮和碧色的眼瞳,加上常常帶著溫和、平易近人的微笑,追求他的人不在少數。

雖然他覺得艾瑞爾的追求者比他還要多就是。

伊凱恩的雙親在他還小的時候便雙雙離世,只留下一棟小木屋給他。

艾瑞爾三歲左右時,因生病發燒昏倒在路旁,碰巧被出門的伊凱恩撿到並帶回家照顧。

或許是父母早逝的關係,伊凱恩的個性比同齡孩子要成熟許多。加上那時候的年紀也算大了,不忍心放任一個小小孩繼續流浪街頭便擔負起照顧艾瑞爾的責任,與他一起在這棟父母留給他的小木屋生活了十年。

兩人的感情與其說像朋友,倒不如像一對兄弟。對艾瑞爾來說,伊凱恩一直扮演著兄長的角色,在他最痛苦、最需要幫助的時候伸手拯救了他。

若不是那時候他背著昏過去的自己回來,那他也不會存留在這世上,早死在那條街上了!

「頭髮散著很煩,也很熱,綁著舒服些。」無所謂地聳聳肩,艾瑞爾看向比自己高一個頭的好友,露出可憐兮兮的表情,「吶,伊凱恩,我肚子好餓喔,做午餐給我吃好不好?」

「欸?你餓了啊?那我現在去準備,等我一下。」算一下時間也該吃午飯了,身為家中掌廚的廚師轉身走回木屋開始張羅午餐。

「食材還夠嗎?我記得家裡好像沒肉了。」跟在他身後的艾瑞爾探出頭詢問:「要不我現在出去幫忙跑個腿?反正我在廚房也幫不上任何忙,閒著也是閒著。」

「沒問題嗎?畢竟你之前才惹上不好惹的傢伙,這陣子還是少出去微妙吧?」伊凱恩明顯愣了一下,隨即皺起眉頭頗不贊同。

艾瑞爾搧了搧手,一臉不在意,「沒差啦,大不了我繞路。」

「我覺得還是不妥,你留在家我出去買好了。」說罷,褐髮青年就要轉身出去卻被艾瑞爾急急忙忙地攔截下來。

「欸欸欸你幹嘛!我出去就好了啊!你去買還要等你回來做那是要等多久才能開飯啊!清單給我我去買!再說我若真遇上了,以我的實力也不見得敗下陣來吧?」瞇起雙眸,他環手看向對面的人,「還是說你不相信我?」

「……」盯著少年好一陣子,伊凱恩嘆了口氣,「好吧,你說的也沒錯,我出去只會耽擱吃飯的時間,要你一個只會燒廚房的笨蛋做午餐我看我們也不用吃了。」

「喂!你講話禮貌點行不行啊!什麼叫燒廚房的笨蛋!好歹我粥熬得不錯吃耶!」

笑了笑,伊凱恩沒有回應少年的不滿,只是隨手拿紙抄下一些東西,「那你現在去幫我買些麵包和蔬菜、肉之類的回來,我都記清單上了,我先弄午餐。」

順手接過單子,艾瑞爾迅速掃了一遍,「就這些嗎?還有沒有要加的?」

「應該沒了?」思索了會,他笑著說:「你如果還想吃其他的東西買回來也沒關係。」

「嗯,我知道了,那我出門啦!」

「記得早點回來,不要惹事,也別受傷了啊!」

「好啦好啦,伊凱恩你再繼續這樣囉哩叭唆下去的話小心變老媽子!」

「那你就不要讓我有囉唆的一天。」斜了他一眼,伊凱恩皮肉不笑地說:「少受點傷是我對你最低限度的要求,每天重複一樣的話我也說得很煩好嗎?」

艾瑞爾抖了下,一秒轉身衝出家門,「是是是,伊凱恩老媽!我會注意的啦!」

看著對方似是遁逃的行為,伊凱恩無奈地嘆口氣。習慣就是習慣,從小為那孩子操心每件事、為他擔心的習慣果然不是說改就改得掉的。

現在想想,撿到艾瑞爾似乎也有……十年了吧?想當年他也才十三歲但因為個性老成總會被人虧說是爸爸帶三歲小孩,艾瑞爾更是常常拿這事糗過他叫他大叔。

 

那是一日前夜曾下過大雨的早晨,外頭響起不小的聲響,以為發生了甚麼事,誰知才剛踏出家門一步,便看見一名小小孩渾身濕漉漉地倒在外頭。

愣了一會,伊凱恩急忙火速趕到孩子身邊。

抱起小艾瑞爾,嬌小的身子熱燙無比,面色也異常鮮紅,在心中直叫不妙,他急急忙忙地抱著小孩衝回家中。

孩子發著高燒持續了三天三夜,好幾次伊凱恩都差點以為這孩子活不下去。他不曾離開孩子的身邊半步,一直照顧著他,就怕,自己一個不留神孩子便會回歸天神的懷抱。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救起這條小命,艾瑞爾也因此住進伊凱恩的家,同他一起生活。

十年了,兩個人建立起兄弟般的感情,艾瑞爾是個不哭不鬧的模範乖寶寶(不過大了挺愛打架),帶起來一點也不麻煩,唯獨挑食這點卻讓伊凱恩十分頭大。

他可是費了好一番大勁才把艾瑞爾身上的肉養出來的!也順便稍稍改掉他愛挑食的壞習慣。

過程中開罵的次數沒有一千也有一百,幾乎是餐餐必罵。伊凱恩甚至會浮出當初為何要心軟撿這欠揍的小子回來,氣死自己真不值得!

他都還沒成年就先提前體驗到當小爸爸的辛苦了啊……

但想歸想,對於當年的決定,他不後悔。

時間再重來一次,他還是一樣會揹艾瑞爾回家。

因為那孩子,伊凱恩多少補足了沒有親人陪伴時那難忍的孤獨與寂寞之感。他不後悔救下倒在他家門口的小不點,一點也不。

對伊凱恩來說,那個小不點早已成為任何人都無法取代的家人。

淺淺的笑意浮上面頰,伊凱恩心情不錯地開始著手準備兩人的午餐。

 

 

「大叔,今天有新鮮的魚嗎?」來到常來的攤販面前,艾瑞爾漾出燦笑問著。

「當然有啊!來來來,這是今天清晨剛進的貨呢!保證新鮮!」魚販大叔露出豪邁的笑容,立刻拿出兩條肥美碩大的魚兒,開始為老客戶進行初步處理。

等待島時間,這位大叔隨口丟了一個問題給艾瑞爾,「我說艾瑞爾小兄弟,你最近沒被那群傢伙找麻煩吧?」

「最近比較少啦,怎麼了?」蹲下去逗弄著大叔養的小白狗,艾瑞爾不解地反問。

比較少不代表完全沒有,魚販大叔無奈地嘆口氣,白了少年一眼,手上的工作也跟著停下。「你喔,難道就不能安分一點別去招惹麻煩嗎?每次都只有被打的份,你還沒學乖啊?」

「什麼啦!喬德利大叔!我很安分守己的好不好!什麼叫我去招惹麻煩,明明都是麻煩先自己找上來的!」不服氣地抬頭抗議,艾瑞爾又加上一句,「而且我哪有被打的份?我也有打回去啊!」

可眼前的大叔僅是瞇起眼眸,語氣十足的懷疑,「每次打架必掛彩,你敢說沒有?」

「……」

喬德利將處理好的魚兒包好放進艾瑞爾的竹籃,雙手在圍裙上抹了抹,抹去魚腥味後,大手揉上少年柔順的頭髮,「你啊,少惹一些麻煩。伊凱恩有恩於你,若不是他當年的救命之恩,你至今也不會站在這,所以別老讓自己往刀子口送,讓做哥哥的他一直擔心。你要知道,每回你受傷了,他嘴上不講,心裡可是疼惜死了。」

「……我知道。」艾瑞爾自然明白伊凱恩對自己的心思,所以每次闖禍,他寧可對方痛罵或痛扁他一頓,也不想是用平淡卻夾雜悲傷的微笑來規勸自己。

「知道就好,你應該還有東西要買吧?快去快回,別讓你家那位擔心。」

「……大叔你今天好奇怪!平常沒這麼囉唆的!」難不成是轉性了嗎!

「不囉唆你這小子會把叮嚀往心裡面擺嗎?」喬德利白了少年一眼。

「……大叔,你平常不正經的樣子我比較習慣,真的!老媽子完全不適合你的畫風啊很恐怖!」

「靠!臭小子你找死!」

不理會魚販大叔在身後的大罵,艾瑞爾大笑著轉身跑開。

開玩笑,他才沒時間在市場磨蹭,他只想盡快買完該買的東西回去吃伊凱恩煮的午餐呢!

從麵包店出來以後,艾瑞爾盯著籃子思考東西都差不多買齊了……那就回家吧!他肚子好餓!不知道伊凱恩煮了什麼菜,想到口水就停不下來啊!

正打算執行想法的時候一根木棍從他眼旁掃過來,他反射性一蹲,並向後踹了一腳。

「我說,暗箭傷人可不是什麼正人君子耶,喔不,錯了,你們似乎也和君子勾不上邊。」

起身拍拍手,艾瑞爾意識到自己在剛剛就被包圍住了,而城裡的居民早已逃到遠處觀戲。

嘆了口氣,他百般無奈地說:「老兄,我今天可沒時間跟你們這群傢伙耗!拜託你們讓出條路行不行?公然堵在街頭阻礙交通很沒公德心耶。」

「哼!你還有空說屁話嗎?昨天就是你打傷我們兄弟的!老子今天不好好教訓你老子的名字就倒過來唸!」一名似乎是流氓老大模樣的青年指著少年的鼻頭大罵,身邊的手下們也是殺氣騰騰地手握武器,隨時準備衝出去圍毆人。

頭痛地用單手摀住臉,艾瑞爾死目,「天哪,難道我剛剛說的不夠清楚嗎?你們的語文程度真夠爛的!我今天真的沒心情打架!再說你昨天的那位兄弟根本不是我打的干我屁事啊!要算帳請找對人好嗎謝謝。」

沒人理會他的話,一陣劇痛自左肩傳來,艾瑞爾瞬間痛到跪倒在地。

摀住劇痛的肩膀,他一個掃腿將偷襲者擊倒躺在地上抽搐,「靠!痛死了!出手是不會先通知一聲嗎!很痛欸!」

沒有人會在偷襲時提醒你的……居民們汗顏。

「既然你們都自動送上來討打,那好吧,我就捨命陪君子……不,是陪流氓來玩一玩好了。」撿起掉落在一旁的木棍,艾瑞爾揚起一抹輕鬆的笑,接著毫無預警地往身後的幾個傢伙一棍揮下去。

你自己出手也沒提醒還好意思說人家……居民繼續汗顏。

少年從地上躍起,逆光之下,形成一抹快速的黑影。一棍一個,雖不致命,但那樣的力道也足以讓一群手下唉爸叫母地倒在地上起不來好一陣子。

不用幾秒的時間,場中央只剩下艾瑞爾和流氓老大二人。

他的好身手也換來鎮民對他的喝采歡呼。

「喂,你家手下全被我打趴了喔,你確定還要繼續嗎?老大若是輸了會很沒面子吧?」單手叉腰無奈地看著對方,艾瑞爾見他沒有要回答的意思,聳了聳肩,拋開手中的棍子走向在他開打後自動幫他拿走菜籃的小女孩面前接過自己的東西,準備回家。

「可、可惡!」

似乎是覺得當眾被壓著打,對方也不過是個十三歲的小鬼頭他們居然會打不過很丟臉,還被羞辱了一番,流氓老大惱羞成怒地抄起一邊的木棍,直直衝向艾瑞爾,對著他的腦門就是一棍。

察覺不對勁的少年回頭一望,來不及閃開的他擔心小孩會受到波及受傷,直接拉過孩子緊緊抱住,硬是拿自己的身體擋下攻擊。

「呀啊!」

「喂!還要不要臉啊!輸了還搞偷襲!」

「人家正大光明地贏了你搞什麼手段啊!」

「孩子是無辜的耶!你這不要臉的渾蛋!」

這一擊的確夠力道,艾瑞爾被打得眼冒金星,扶著額頭晃了晃,想要藉此晃去暈眩感。

知道是自己拖累大哥哥,小女孩怯怯地抬頭,小手貼上少年的面頰,「大、大哥哥……」

「我沒事,妳呢?有沒有受傷?」淡淡地笑了下,艾瑞爾摸摸小女孩的頭,她只是小幅度地左右晃一下腦袋瓜。

「你們在幹什麼!通通給我住手!」

一道極具威嚴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居民們看見發聲者是聖七騎士團中的木之騎士,紛紛讓道。

眾聖騎士訓練有素地團團圍住鬧事的流氓,木之騎士和實習小騎士則迅速衝到艾瑞爾身邊,「孩子,你沒事吧?」

「……沒事。」有些搖晃地站起來,靠!真的有夠痛!那渾蛋下手也太重了吧!有種下次就不要被他給碰上!否則見一次他揍一次!艾瑞爾暗自磨牙著。

「是嗎?」木之騎士有些擔心地看了下,確定對方沒事後鬆了口氣,「對了,我剛看你對付那群人,雖然是木棍,但使用的卻是劍的方式。我看你底子不錯,有沒有興趣來我們聖卡歐神殿當聖騎士?」聖騎士都快不夠用了看見有資質的當然要盡快拉人進來!若是被皇室那邊的捷足先登就不好了!

「……啊咧?」愣了一下艾瑞爾才反應過來,他搖了搖頭,「不,請恕我拒絕。」

「為什麼?以你的實力很明明適合擔任聖騎士。」木之小騎士梅迪爾不解地反問,拉住紫黑髮少年,幫忙勸說。

淡淡地撇了少年一眼,艾瑞爾輕輕抽出自己的手,「抱歉,但我對聖騎士一職並無一點興趣,比起那種天天勞碌的生活,我更喜歡和我的兄長在諾特利亞過平凡安穩的日子,真的很抱歉。若木之騎士已無其他的事,請容我先行離去,家兄還在家裡等著我回去呢。」掛著淡淡的笑容婉拒好意,艾瑞爾向兩人鞠躬後便轉身離去。

看著少年的背影,梅迪爾可惜地嘆了口氣,「他的實力很不錯,本以為他會有意願進入神殿,我也好把他拉進我的小隊,可惜了……」

十七歲的他再過三年後就要接任下一代的木之騎士,偏偏他的小隊員人數尚未找齊讓他有些苦惱,好不容易看上一個對方卻沒有意願加入。

梅迪爾忍不住又嘆了口氣。

麥爾特挑了挑眉,語氣有些訝異,「你想拉他進你的小隊?」

「嗯,不過看來是沒辦法了。」

「假如他真的當上實習聖騎士,以那孩子的實力,其他的小騎士也會想拉他進各自的小隊吧……沒關係為師盡量幫你爭取看看。」

麥爾特的話讓綠髮少年忍不住對他投以疑惑的眼神,「可是對方不是都說不想進入神殿了嗎?老師您要怎麼做?」

「放心吧,為師自有辦法。」

「……」

雖說麥爾特是一個做事讓人放心的木之騎士,但梅迪爾突然不想知道老師口中的「辦法」是甚麼了。

 

 

推開竹子做成的小門,艾瑞爾繞過前面伊凱恩的藥草店鋪,直接走進後面的木屋。

將裝滿食材的籃子放到桌上,他的嘴裡也同時唸著:「伊凱恩,我回來了喔!午餐好了嗎?肚子超餓的!」

端著菜走出廚房,伊凱恩無奈地看了一眼紫黑髮少年,「你又打架了?」

「……哇靠,我都先自己處理過了,這樣你也看的出來?」喃喃自語當中聽見對面一聲冷哼,艾瑞爾不自覺地抖了下,「我本來沒有要打的,是他們不讓我離開,後來木之騎士有出面處理了,沒事的啦。」

「最好如此。」冷冷撇了少年一眼,伊凱恩無聲嘆息,認命地替二人布置菜色,「有沒有受傷?」

「是有被打一下啦,但還好,我沒事。」避重就輕地給了青年一個答案,艾瑞爾下意識不想讓伊凱恩自己有被打到頭部,反正目前沒出甚麼後遺症,就別說出來讓對方做無謂的擔心。

「晚上時給我看一下吧。」

「……就說沒事了嘛……」嘀嘀咕咕地碎念換來對方一技眼刀,少年立馬改口:「我知道了我晚上會乖乖給你看。」

當準備的一切東西就緒後,兩人雙雙入座,各自喊一聲開動了便靜靜地吃著伊凱恩準備的午餐。

或許是嫌餐桌上太沉悶,艾瑞爾吞下嘴中的食物後隨意開啟了話題,「對了,今天我不是碰上木之騎士嗎?他問我要不要加入神殿當聖騎士耶。」

「那你的回答呢?」笑意吟吟地反問,伊凱恩捧著湯碗,優優雅雅地抿了一口熱湯,「還有,不准挑掉小黃瓜,吃掉。」

毫不意外聽見對面傳來一陣小小的哀號,伊凱恩不為所動,僅僅瞇起深綠的眼瞳丟了一個警告性的眼神過去,少年抖了一下,乖乖地照他的意思吃下小黃瓜。

「……我拒絕了。」

微微一愣,伊凱恩放下手中的木碗,「為甚麼?這麼好的機會給你你不要?」

「就真的不想去,而且……」

「而且?」

「……沒事,我自有打算,再說待在家也比較自在。」

勉強笑了笑,艾瑞爾撐著頭用叉子翻著盤中的食物,才剛撇一眼對面的人便被對方「不准玩食物」的眼神給嚇到,驚得他立刻將最後一口菜塞進嘴巴。

嗚嗚雖然伊凱恩的脾氣不錯,可是一旦發起火來那也是超級可怕的啊!這點在他很小的時候便領會過了,現在並不想再重溫一次謝謝!

「艾瑞爾,我怎麼覺得你似乎在想我修理你的模樣?這麼想被我修理?」

對面涼涼地飄來一句,讓艾瑞爾的心裡挫了一下,「錯覺!一切都是你的錯覺!我絕對沒有在回想你修理我的模樣!」

伊凱恩瞇起雙眸不怎麼相信,少年尷尬地輕咳一聲,刻意轉開話題,「除了待在家自在外,最重要是因為我捨不得啦……而且你沒我要怎麼同時兼顧家裡和商鋪?你不累死才怪……」

青年頓了下,隨即漾出一抹微笑,心中頓時明白少年話中的意思。

艾瑞爾嘴上雖說著怕自己累,但最主要還是擔心他一個人會孤單所以不敢離開家吧?

一直都是這樣,雖然不常表現出來,但艾瑞爾一向是個心細、貼心的孩子。

小的時候,他曾吵著要和自己睡,起初,伊凱恩以為這孩子是怕黑不敢自己一個人睡覺,後來才驚覺他是擔心自己一個人會孤單,所以才會硬要跟自己擠一張床。畢竟,艾瑞爾可是敢一個人在黑夜中進入森林採藥,這任誰聽了都不會覺得他怕黑吧?

想到這個伊凱恩就覺得好笑,再怎麼說他撿到小不點的時候都已經十三歲了,早過了會因為孤單而睡不著的年紀。可孩子體貼的童稚舉動卻讓伊凱恩心理暖暖的,一點也不想拒絕。

再有次他不幸染上小感冒,整天咳個不停,那幾天每當早晨睜開眼十,總會看見床邊矮櫃上擺著一杯熱水和止咳的藥水,偶爾也會出現一碗熱湯,然而做這些事的小傢伙卻打死不承認是他做。

他呀,就是這麼一個甚麼都不講卻默默對他人賦予關心、無比貼心的孩子。

見伊凱恩老半天不回話只盯著自己傻笑,艾瑞爾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忍不住在對方眼前揮了揮,「伊凱恩?伊凱恩?喂!回魂了!」

「……嗯?怎麼了?」

見青年總算回神,少年送給他一個大白眼後坐回自己的位子上,「真是,總算回魂了,你在想甚麼想這麼認真?你知道你剛剛邊看我邊傻笑的樣子很蠢嗎?」

笑了下,棕髮青年單手支著下頷,看向對面小了他十歲的弟弟,「在想做哥哥的我到底哪修來的福氣怎麼會有這般貼心的弟弟。」

「嘎?!我、我哪有!」看吧,馬上就否認,就這點逗起來最可愛,屢試不爽。

聽見伊凱恩的低笑聲,艾瑞爾頓時有些惱怒,不爽地低吼:「笑屁啊!別笑了行嗎!很煩耶!」

「好好,我不笑。」伊凱恩笑著起身收拾吃空的碗盤,艾瑞怕再被調侃乾脆也起身幫忙,他的內心卻覺得暖暖的。事實上,他很喜歡伊凱恩對他的稱讚,清秀的臉蛋上漾出淡淡的笑容。

瞄到少年臉上掩飾不住的笑意,伊凱恩知道他正因為剛剛的稱讚暗自高興著,他也沒打算說破,免得這孩子又炸毛。

青年英俊面容上的笑容更加柔和了。

「對了,伊凱恩。」

「嗯?」

「我都特別處理過傷口別讓你看出來了,不過你是怎麼知道我打架?」

「我是誰?」

「……伊凱恩。」

「所以?」

「……沒事。」



※※※

...為甚麼我老覺得最後結尾有一種熟悉感?(對三年多前完成的草稿表現失智臉)
然後報告一個壞消息
我沒存稿啦哈哈哈哈!(瘋了#)
是得沒看錯就是我沒存稿了。
所以啥時再更我還真沒個底...(#)
今天大學開學但是我真的沒~有一點有在上大學的感覺~
整個就是在暑期夏令營玩的感覺啊XDD
開學第一天的體育課100分鐘老師只用大概20分鐘講上課規則就放生我們班直接下課啦XDD
所以下午實在閒到和室友都不知道要幹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湯圓 的頭像
小湯圓

湯圓在此就是我

小湯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