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有記憶以來,露琋亞就一直一直待在我的身邊。 

露琋亞的家世非常有錢,可惜父母因為意外過世了。她有一個很疼愛她的哥哥,但那只是表面上,私底下她和她哥的感情似乎稱不上太好。這點我很清楚,因為她常常因為兄妹之間的事來找我哭訴過。 

露琋亞的個性蠻隨和的,不過她小時候超級愛哭,一點小事都可以讓她哭上好一陣子。 

我和其他人不同,除了我們兩個是青梅竹馬以外,共重要的一點,我會願意和露琋亞當朋友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 

我喜歡……她的笑容。

  

露琋亞的長相甜美可愛,我勉強稱得上是清秀,所以我常為此感到自卑。那段時間我總是認為自己只是她的附屬品,所以我想和她保持距離,不想太過親密。她似乎也很清楚我的意思,也不怎麼強。 

不過她很喜歡和我在一起,下了課找的人一定是我,跟在她身邊的女生,她看都不看一眼。關於這事,我問過她「為什麼」,她愣了一下,才回我「不為什麼,就是喜歡」。 

因為如此,我更加認定自己只是陪襯品,專門襯托她的有錢,她的美貌,木底也只是讓大家更喜歡她。 

但我錯了,而且大錯特錯。 

露琋亞是真心當我是朋友來看待,與其說是朋友,倒不如說是姊妹還比較恰當。 

她常常吵著要來我家過夜,我也依著她,反正我爸媽很歡迎,他們都當她是自己的第二個女兒了。不過,她堅持要睡在我家的次數一次比一次還多,越來越頻繁。 

「為什麼露露會想睡在小菈的家啊?」我攀在床沿,低頭詢問。 

話一出口我就後悔了,我沒事問她問題做什麼啊?她根本就不會回答!我一直覺得她身上藏有好多關於她家的秘密,她從不讓我知道,我也不曉得為什麼,不過她說有一天,要我耐心等到那一天,她會將一切全告訴我。 

但這一次我很意外,在地上打地鋪的露琋亞翻了個身,盯著黑暗中的天花板:「因為孤單。」 

「……咦?」 

「和小菈在一起我才有活著的感覺。那麼大的家,那麼大的房間,有的永遠只有我一個人。每一次的睡覺,我真的好害怕,哥哥不曾陪過我睡覺,也不曾陪過我吃飯,應該說,他從沒陪過我。只有我孤零零的一人,陪著我的只有名為『寂寞』的無形朋友。在那個家中,有沒有我根本無所謂,在那個家,我是死的。」 

我被她的話嚇傻了,這還是她和我說有關她家的事。明明同樣是小學三年級,露琋亞現在模樣卻完全不向她該有的年齡──太過成熟了。 

我愣愣地盯著她,黑暗中,我看見她的臉上閃著晶瑩。她突然轉過頭看著我,對我扯開一抹微笑:「謝謝。」 

……好悲傷的微笑。我不懂她為什麼要向我道謝,或許是淺意識上不想去懂,去了解吧?我沒多說什麼,只是重新躺回床上,閉上櫻紅的雙眸,我感覺到臉頰上有熱熱的東西滑過…… 

從那時候開始,我和露琋亞中間出現小小的變化,微小到只有我察覺的到。 

平常都是她主動找我,這次換我主動找她。我不再和她保持距離,我不曾接觸過她真正的心思,她的內心究竟有多孤獨、多寂寞?過去的那段時間,我充滿距離感的眼神,又傷了她多少? 

漸漸的,我開始和她膩在一起,雖然在大家的眼中我們很早就在一塊了,不過,我和露琋亞很清楚,我們兩人的心,已經不像以往那般疏遠,而是被「友情」的光環團團包圍著。 

「不管啦!人家今天要睡小菈家!」 

「就跟妳說不行了嘛!而且露露的哥哥會擔心。」 

我有些頭疼的看著露琋亞,都已經小六了,怎麼還像個長不大的孩子? 

「……才不會,他才不會擔心。」她瞬間沒了微笑,只是抬頭看著夕陽。 

微風輕輕吹拂著,吹起我燦金的髮絲,也吹起露琋亞的褐色短髮。從髮絲中看出去,我看清了她臉上的神情,好悲傷。 

過了一陣子,她對我笑了一下:「時間不早了,既然不能住在妳家,陪我回家總可以吧?」 

「……嗯,走吧。」 

我們兩個手牽著手,一路說說笑笑的來到她家附近。在露琋亞家的超豪華大門前,我們看見一名陌生男子站在那兒,看起來有二十歲了。 

男子一見到我們,立刻走上前,然後毫不留情的甩了露琋亞一巴掌。 

我當場楞在原地,氣憤的想上前理論,她卻拉住了我,對我輕輕的搖了搖頭,然後逕自上前:「好久不見了,哥哥。」 

我二度愣住了,眼前的這名男子是露琋亞的哥哥?還會打她?所以之前她身上莫名其妙出現的傷痕全是她哥哥造成的?這個大傻瓜!我還傻傻的相信她說的話,說什麼是她不小心弄出來的,說到底,這一切全是因為她哥哥!

「是很久沒見了,我教妳的妳全忘了是吧?」男子冷笑:「我不是叫妳少跟這種人打交道嗎?要交朋友也交個像樣點的人!」 

這種人?是指我很窮嗎?所以看不起我當露琋亞的好友? 

「……才不是,小菈才不是你說的那種人!」 

「不然呢?不就是看上我們家產,所以跑來攀關係的那種人嗎?」 

「才不是呢!哥哥你什麼都不懂!小菈才不是你口中的那種關係!她是真心誠意和我做朋友的!」 

又是一巴掌打在她的臉上,男子怒罵:「說話放尊重點!我是妳哥哥!什麼叫我不懂?」 

露琋亞靜默好久,才勾起一抹微笑:「你有資格說這些嗎?」 

男子愣住了,我也三度傻愣在原地。我站在露琋亞的右後方,清楚看見她甜美的臉蛋上,滑落的淚痕。 

「從我有記憶以來,哥哥你有多少次真心陪過我?每天自己一人待在那樣大的家,我究竟有多孤單,你又了解多少?我的要求也不多啊!我只是希望有人陪我,可是哥哥……你真的有真心傾聽過我的心願嗎?對你來講,我是人偶,是個死人,是不存在的。但對小菈來說,我是她朋友,是她真心交上的朋友!」 

最後一句幾乎是用吼的,露琋亞一說完,拉上我轉身往翻方向跑開,將那名自稱是她哥哥的男人遠遠拋在後頭。或許……她不會再回去那個地方了吧……

   

「嗚嗚嗚……」 

「好了啦,別再哭了。」 

我們坐在公園的長椅上,現在已經夜幕低垂了,露琋亞也哭了好久好久,怎麼樣也止不住眼淚。 

「人家很難過啊……小菈明明是我的好朋友,哥哥怎麼可以這樣說妳?」 

「我沒關係,所以別哭了,露露哭哭的樣子好醜。」 

「……妳不生氣嗎?」 

我笑了笑,掏出手帕擦去她的眼淚,然後搖搖頭:「我反而覺得很開心。」 

看到她疑惑的眼神,我繼續說:「聽見妳對妳哥哥說的話,我很高興妳真心當我是妳朋友,還替我辯解。」 

「……我們本來就是朋友不是嗎?」

「以前我總認為妳只是把我當妳的附屬品,沒真心待過我。但後來我發現我錯了,沒真心看待這有一的人,是我。所以我很謝謝妳願意為了我,向妳哥說那些話。」 

現在想想,我真是個笨蛋。露琋亞哪次沒真心待過我?我卻害怕被傷害,被拋棄,總是將那隻手推開。真正受到傷害的,其實是露琋亞。 

「不管別人怎麼說,露露和我都是最好的朋友喔!我們要當永遠的朋友!」 

聽見我這麼說,她愣了一下,隨後露出燦爛的微笑:「嗯!」 

那是她第一次,對我露出最真誠的笑容。我也因此,喜歡上那樣的笑。

  

我轉頭看向身旁的她,她正閱讀著從白雲騎士長那借來的書。好像是那時候開始吧?露琋亞變得不那麼愛哭了,臉上一直都帶著笑容。 

注意到我一直盯著她看,她疑惑的問:「怎麼了?」 

「沒。」我躺到了草皮上,透著樹葉,仰望著湛藍的天空 。

今天的天很藍很藍,和露琋亞的瞳色一模一樣。 

她看了下握身上的小隊服,皺著眉說:「黑色真不適合妳,和妳的金髮完全不搭調。」 

「沒辦法,誰叫我在審判小隊。」我毫不在乎的聳聳肩。 

「白色比較適合,當初真該強烈要求太陽把妳也一起編入太陽小隊的。」 

「才不要咧,我才不要去做那堆不人道的訓練。」 

「單指改公文吧?別忘了體力什麼的,妳比我還行。」 

「哈哈,這麼說也對。」 

露琋亞輕笑了聲,然後將書闔上放到一旁,將頭靠上了樹幹:「雪菈,妳知道代表我們的花是什麼嗎?」 

「是什麼?」我撐起身子坐到她身邊,對這話題挺感興趣的。 

「勿忘我花,花語是永恆的友誼。」她對我爆出燦練的微笑,那笑容,好美好美喔…… 

我沒想太多,直接撲抱她,將她撲倒在地:「我最喜歡露琋亞了!」 

「這句妳講過好多次了,換點台詞吧?」

「才〜不要呢!」 

我們兩個相識一笑,雙雙躺臥在草地上,默契十足的發出銀鈴般的笑聲。 

吶,露琋亞,我們一定要做一輩子的好朋友,我們約好了喔! 

                                                         ──END──

〜〜〜〜〜〜〜〜〜〜

這一篇是突發的番外〜

我還蠻喜歡的!

露露的童年算不怎麼開心吧?

幸好有雪菈的陪伴〜

預告一下

跳躍正文下一章很可能爆出某件露露過去的事喔!

然後跳躍番外……

應該會寫綠葉的事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湯圓 的頭像
小湯圓

湯圓在此就是我

小湯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